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防癌知识>> 内容

肝癌 其实是可以预防的

更新时间:2002年12月12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康健杂志[台]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肝癌 其实是可以预防的
 

  文/丘玉蝉 图/郑佳玲

  

  台湾有将近三百万的B型肝炎带原者、30万C型肝炎患者,去年有超过一万人死于肝病。

  从国父孙中山、画家杨三郎、联合报创办人王惕吾,到与肝癌奋战六年的大学生林芳如,肝病俨然成了“国病”。

  然而这些不幸,有一半都是可以事先预防而避免的…。

 

  全台湾大约每六个人就有一人,体内潜伏肝炎病毒,其中300万名是B型肝炎带原者,30万名C型肝炎患者。这些人如果不追踪治疗,有一部份的人可能会在中年以后变成肝硬化、肝癌。

  糟糕的是,B肝带原者有三分之二,也就是两百多万人,C肝患者有90%(27万人),并不知道自己身陷险境,直到肝痛求诊,已经来不及了。

  细雨霏霏的周六上午,出租车客人要赶赴丧礼,“肝癌,满倒霉的,”她说。司机马上叫起来:“我哥哥明天下午出殡,也是肝癌,啊,没效啦,六个月就死了。”阴雨的天空似乎更阴沉了……。

  但是研究与防治肝炎的学者专家说,肝癌其实是可以先下手为强、事先预防的,做好肝炎筛检与持续追踪检查,“倒霉”、“三到六个月就死”之类的感叹可以逐渐减少。

  经过多年努力研究、防治与对新生儿注射疫苖,过去16年来一直都是台湾民众死因第一名的肝癌,今年降为第二名,就是鼓舞人心的明证。

  下一世代,台湾人将不再活在肝癌的阴影下,因为目前14岁以下的儿童都接种B型肝炎疫苗,使得他们B型肝炎的带原比率只有2~3%,而B型肝炎正是肝癌的主凶。一想到自己推动的“削减顾客计划”对B型肝炎防治能够奏效,台大医院肝炎研究中心主任陈定信感到相当振奋。

  台湾去年死于肝病约为一万六百人,相当于铁达尼号罹难乘客人数的七倍。其中半数是肝癌,另外一半是慢性肝炎与肝硬化。

  其实,“每年因肝病去世的这一万多人中,有很多人是无辜枉死的,”许金川说。

  多数人不知道,即使肝脏已经有一个7~8公分的肿瘤,照样可以爬山、游泳,一点异状也看不出来。

  “一有症状,尽早就医”对多数疾病来说或许是正确的,但是对肝病而言,却不尽然。因为等到出现症状,肝脏的肿瘤通常都已经长成10公分以上,像木瓜一样大,往往为时已晚。这也就是为什么多数肝癌病人求医时,只剩3~6个月生命的原因。

  中华民国历史上,死于肝癌最有名的人物是国父孙中山。民国13年国父抱病由南京北上到天津开会,身体发冷发热,腹部阵痛,这些都是肝癌末期的症状,同年年底到北平协和医院开刀,证实果然是肝硬化与末期肝癌,隔年就与世长辞。国父从发现症状到辞世只有三个月而已。

  不只国父,肝癌还夺走副总统陈诚、台湾省议会第一任议长黄朝琴、前国民党副秘书长郑心雄、前民进党籍国代李宗藩、画家杨三郎、联合报系董事长王惕吾、歌手薛岳等人的生命。台北市长陈水扁的父亲也是因为肝癌去世。称肝病为“国病”并不为过。

  预防先从了解起

  预防肝癌就要从了解肝脏开始。

  肝脏有两大特色:

  第一,只有肝表面的包膜(就像剥开橘子可以看到一层白色薄膜)才有神经,肝脏其它部位因为没有神经,所以除非肝癌侵犯到外层的包膜,否则再大的肿瘤也不会痛。

  第二,肝脏只要剩正常的五分之一大小,就可以维持正常功能。也就是说等到肝脏被破坏了80%时,才会产生肝功能失调的症状,例如食欲不振、黄疸等。所以肝炎、肝硬化、肝癌除非是很严重或是到了末期,否则不会痛、也没有症状。

  三年前因肝癌去世的林芳如,大学二年级时有一天上体育课,被同学撞到腹部,疼痛不已到医院检查,才发现原本应该是柔软的腹部已经是硬的,肝脏内一个13公分的肿瘤破裂。在此之前,她是一个怀抱着美梦,活泼又健康的少女,丝毫不觉身体有任何异样,在和肝癌奋战了六年后,写下了《我不能死,因为我还没有找到我的遗嘱》一书后,她还是离开了,去世那年才25岁。

  如果在还没有症状之前就发现的肝癌,则治愈率相当高,有50%的人可以活10年以上,也就相当于完全治愈。

  前监察院长黄尊秋在一次健康检查的腹部超音波中,发现肝脏有一个类似肿瘤的水泡,经过酒精注射治疗后,去年以手术切除。现在他脸色红润,每天照常运动、爬山,脚力还胜过年轻人。手术后一年来,黄尊秋的肝脏已经再生了将近80%。

  但是,目前有机会能够在“身体看起来还好好的”时候,就发现罹患肝癌,因此救了一命的人,实在是少数。

  这些不知情的人,往往就是最大的无辜受害者。他们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肝脏躲着病毒,往往一躲就是20~30年,在里头神不知鬼不觉地慢慢繁殖,等到时机成熟,一跃而成为肝癌。

  要免于自己沦为肝癌的刀下俎,第一步就是要先确定自己是否为B型肝炎带原者或已经罹患C型肝炎。

  B行肝炎病毒是罪魁祸首

  在台湾,B型肝炎病毒正是造成肝癌最主要的凶手(约占80%),C型肝炎病毒则是第二号凶手(约占10~15%)。这些人罹患肝硬化或肝癌的机率是正常人的150倍。“肝炎、肝硬化、肝癌是肝病的三部曲,”台大许金川说。罹患慢性肝炎,接下来可能的变化是肝硬化,然后是肝癌。这是肝病发展的典型模式。但是,目前也已知道并不是每个感染的人都会照这样的发展。至于谁容易发展成肝硬化、肝癌,科学家们正加紧研究中。

  什么人容易感染B型肝炎?母亲是B型肝炎带原者,在生产的过程透过胎盘或产道,把病毒传染给婴儿的机率相当高。所以,婴儿很可能在出生两三个月后变成B型肝炎带原者,而且终身带原,B型肝炎因此能够一代传一代,绵延不绝。至于最早的B型肝炎感染源从何来?开启台湾肝炎研究的和信医院荣誉院长宋瑞楼,也尚未解开谜题。

  这些出生就感染B型肝炎病毒的人,和正常小孩一样健康地成长,由于病毒的潜伏期长,往往直到青壮年,正担负家庭与社会的重责大任,才发病转变成肝硬化或肝癌。

  根据研究成年男性带原者,如果母亲也是带原者,那么会有一半的机率死于肝脏疾病,女性则有四分之一的机率死于肝脏疾病。

  为什么一出生就已经感染,却要等到成人才发病呢?台大内科教授陈定信对于这个现象有一精辟的比喻。因为幼儿的免疫系统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分不出什么是外来的,什么是自己的,所以会把早早就侵入的肝炎病毒当成自己人。等到长大成人,免疫系统健全时,才惊觉原来定居在肝细胞数十年的病毒竟然是个敌人,于是展开炮火攻击,从家里看到窗外有坏人,就放一门大炮,连房子也打掉了,于是就发生肝细胞坏死,也就是肝炎。

  这正是B型肝炎病毒阴险,令人恨得牙痒之处。B型肝炎病毒并不直接破坏肝细胞,而是躲在肝细胞里。人类免疫系统中有一种“细胞毒性T细胞”,为了消灭B型肝炎病毒,不得不连肝细胞一起摧毁。最无辜的当然是肝脏,警察跑到家里来抓小偷,虽然小偷被打到,但房子也没了。忠厚、老实的肝脏,就这样任B型肝炎病毒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

  在台湾,每五个成人就有一个是B型肝炎带原者(美国是千分之一),除了妈妈传染给孩子之外,经常输血或打针的人,也比较容易感染B型肝炎。

  台湾人特有的打针文化也是肝癌的帮凶。在医界,大家都知道,病人来看病,如果不为他打一针,可能这个病人就再也不来了。过去医疗环境不佳,打针针头甚至没换,只用酒精棉擦一下就重复给下一个病人使用。B型肝炎病毒因此针针相传。

  C型肝炎针针相传

  针针相传的不止B型肝炎病毒,也包括C型和D型肝炎病毒。

  根据卫生署委托的研究发现,台湾西部有某些村的村民C型肝炎罹患率高达44%以上。后来才发现因为民众经常前往打点滴的诊所和药房,为了省钱,整套注射器具很少更换,而引起全村的大感染。

  山地部落没有医护人员,医疗环境不佳,医疗器具、针头消毒不完全,C型肝炎的感染率也较高。

  因为C型肝炎病毒在血液中的量很少,所以不易经由母亲的胎盘或产道传染给婴儿,必须透过输血或注射直接感染。台湾在民国81年开始对捐血血液筛检C型肝炎病毒,在此之前曾经输过血的人约有15~20%的人可能感染C型肝炎病毒。

  前不久才喜获麟儿的东帝士集团董事长陈由豪,就是在年轻时因为肾病住院打针,而感染了C型肝炎,从此展开和C型肝炎的长期抗战。在27年后终于大获全胜,把C型肝炎病毒轰出去。

  毅成建设总经理王启元的妻子胡慕洁就没有这么幸运。她每年都做全身健康检查,肝功能都正常,然而健康检查项目中并未包括C型肝炎的筛检。所以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早在六岁那年就因为烫伤住院感染了C型肝炎。去年,她因C型肝炎病毒引起的肝癌去世,才46岁。不论识与不识者,看到照片上高雅甜美笑盈盈的胡慕洁就这样枉死,莫不感到怅然,遑论她的家人。

  如果已经有B型肝炎带原或是C型肝炎的人怎么办?中研院院士陈定信说,带原者的情况很复杂,从没病(健康带原者)到有病,可能完全没有症状,因此一定要检查。了解肝脏现在的状况──只是发炎?或是已经硬化?还是长出肿瘤?若是发炎,则必须视情况接受治疗。 

  肝脏好不好,检查才知道

  肝脏没有神经,多数的肝病病人不会感到疼痛,也没有其它症状,所以肝脏好不好要靠检查才知道。定期检查就像是保全系统的监测一样重要。

  看过太多肝癌病人一来求医就是末期,一家人哭哭啼啼,许金川相当感慨地说,悲剧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定期监测肝脏状况。

  但是,一般人抱持的态度多半是“我不会那么倒霉吧!”就好象生活在台北的人都知道小偷很多,但是反正自己不曾遭小偷,就置之不理。“但是如果以保全系统监控,可以把小偷作案机率减到最低,”许金川比喻。

  药学系毕业的李先生本身是B型肝炎带原者,虽然有医学知识,但是27岁的他,仗恃年轻力壮,自信健康不会有大问题,所以并没有定期追踪。只是拗不过女友的要求,参加“肝炎防治基金会”所举办的筛检,却意外发现血中“α胎儿蛋白数值”很高(肝癌的可能征兆之一),紧接着进一步的血管摄影与计算机断层检查,确定是两公分的肝癌。在去年4月手术后,除了身上多了刀疤外,一切如常。家人在他的鼓吹下,都做了检查,结果发现全家都是B型肝炎带原者,所幸目前肝脏检查都正常。

  肝功能正常,不代表没有肝病

  定期追踪肿瘤的蛛丝马迹固然重要,方法也要正确,才能在肝癌小如花生米时,用酒精注射、栓塞饿死或是手术割除。

  B型肝炎带原者、C型肝炎、慢性肝炎(肝脏酵素GOT、GPT检测值连续半年不正常)、肝硬化、家族中有人罹患肝癌者,都是肝癌的危险群。这些人应该每半年追踪一次肝脏的状况。

  此外,到医院定期检查要记得两件事:

  1.找肝胆或肠胃专科医师。现在医学分工很细,不是每个医生都懂得肝病,所以一定要找专科医师。

  2.检查项目最好要包括三项:肝功能检查、血中α胎儿蛋白、腹部超音波。

  这三项检查到底可以检查出什么?

  一、肝功能检查

  肝功能检查可以看出肝脏是否正在发炎,但是不能及早显示是否有肝硬化或肝癌,更不能检验出是否感染各种肝炎病毒。

  肝功能检查,是指抽血检查肝细胞内的酵素(即GOT、GPT)。正常值会因各家医院的标准值而有异,不过一般都在40单位以下。

  这两个数据只能代表抽血那时之前,肝细胞有没有发炎、坏死。肝细胞若坏死,这些原先存在于肝细胞内的酵素,就会跑到血液中,因此检测值就会升高。

  宋瑞楼认为,GOT、GPT更应该称为肝细胞坏死指数才对。GOT、GPT并不能做为肝功能好坏的唯一指针。

  在医院门诊里,很多病人一听到癌症末期,最无法接受的是“我每年做肝功能检查都正常,怎么会?”但“即使是已经罹患肝硬化或是肝癌,这些检查还是可能正常,所以只有肝功能检查是不够的,”许金川说。

  “如果还有明天”演唱者歌手薛岳,本身是B型肝炎带原者,在台湾检查时他的肝功能正常。不久到大陆演唱,腹痛求医,却已经是肝癌末期了。

  目前全民健保提供40岁以上的人所做的健康检查,虽然包括肝功能检查,但是并不能检验出是否有B型与C型肝炎,甚至肝硬化、肝癌等肝病。很多人却不了解这一点,以为肝功能检查正常,就可以安心。宋瑞楼和陈定信曾经努力争取把B型肝炎抗原检查包括在健保的健康检查项目内,可惜未被采纳。

  要彻底筛检出早期的肝癌,除了肝功能检查外,还要再做血中α胎儿蛋白与腹部超音波检查才可以。

  二、血中α胎儿蛋白(AFP)(甲胎蛋白)

  抽血检查血中α胎儿蛋白,也是在早期就抓出肝癌的好方法之一,正常值小于20ng/ml(每个检验单位的正常值会略有差异)。

  α胎儿蛋白只在胎儿时期分泌,出生后就消失。但是肝癌病人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启这种分泌功能,所以α胎儿蛋白值会升高。如果血中α胎儿蛋白无缘无故超过400ng/ml以上时,约有95%可以确定是肝癌。不过约三分之一的小型肝癌病人,α胎儿蛋白值正常,所以也不能只靠它来诊断肝癌,必须再加上腹部超音波,才能早期诊断。

  三、腹部超音波(B超)

  超音波检查不痛,时间又短,就像是医生的第二个听诊器,可以透视肝脏和其它腹部器官。肝硬化与肝癌都可以藉由腹部超音波检查出来。

  约一公分大小的肝癌就可以藉由超音波检查出来。一般来说,肝癌从一公分长到三公分,最快约需4~6个月左右。所以如果第一次做超音波没看到肝癌的话,4~6个月后再照一次,肝癌应该还在三公分以下,治疗的效果应该不错。这是肝癌危险群必须4~6个月做一次超音波检查的原因。

  台湾人的头号敌人──肝癌,在医生眼中其实也不是完全束手无措,只要在还没有感觉到它的存在时,就先逮住它,加以制裁,就有痊愈的机会。

  所以,爱肝的第一步不是去买“顾肝”的药吃,而是去筛检,了解它是否正在受苦?肝炎病毒是否欺负它?只要定期检查,及早缉凶,肝癌不会是绝症。

  咨询单位:

  *肝病防治基金会:

  电话02-23825234

  网站 http://www.liver.mc.ntu.edu.tw

  *德桃癌症关怀基金会:

  电话 02-87731261

  网站 http://www.cancercaring.org.tw

  *台湾癌症临床研究发展基金会:

  电话 02-28757629

  网站 http://www.vghtpe.gov.tw/~tcfund

  *台湾癌症基金会:

  电话 02-23968006

  网站 http://www.fcf.org.tw

Tags:肝癌预防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