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新闻>> 婚姻生活>> 内容

乙肝携带者情侣,在亲情和爱情间痛苦抉择

更新时间:2005年09月21日22:19:42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汉网-武汉晨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乙肝携带者情侣,在亲情和爱情间痛苦抉择


(汉网-武汉晨报)

http://amuse.nen.com.cn/73765157070700544/20050909/1756090.shtml

 男友的小秘密

  认识郭兵之前,我没有真正恋爱过。我的爱情是从郭兵开始的。我们俩都毕业于武汉大学,他高我一届。

  和郭兵的恋爱,就像鱼在水里,彼此舒服。我们不必为对方改变自己什么,我们拥有各自的工作,个性,爱好和生活习惯。郭兵对我非常照顾,虽然他和我同年,但他到底是从农村考到城里来的大学生,童年的生长环境锻炼了他的韧性。他持家,省钱,和我计划着未来的日子。

  我喜欢这种踏实的安全感。

  变化是去年年初,我们的感情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那天外面很冷,我和郭兵窝在小屋里写结婚请柬。无意中,我谈到一个同事是乙肝带菌者。郭兵放下手里的活,对我说,他想告诉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看着他严肃的脸,我真怕他像韩剧里的剧情,结婚之前突然告诉对方自己得了绝症……

  “我也是一个乙肝带菌者。”说出这句话,他如释重担,我也轻轻舒了口气。

  “从在大学里被检查出来的那一刻起,自卑从此就跟上了我。很早以前我就想告诉你的……爱上之前没必要说,爱上之后我又不敢说,我怕你离开我。后来我咨询过很多医生,他们都说我这病不影响结婚,也不影响后代……”

  “你还没写完哩!”听明白后,我的那一点点担心和不快,很快就释然了。看着一脸严肃的郭兵,我反而笑他小题大做。快要结婚的未婚夫,我怎么会因为这件事而放弃呢?

  父母坚决反对

  几天后我回家取衣服,把这件事很随意地告诉了父母。父母一听如临大敌,当下就要我赶快给郭兵打电话,“一秒钟都不能耽搁,跟他说这婚不能结了!”

  我大吃一惊,想不通父母为什么这般紧张,我向他们解释,“医生说了,这病可以结婚……”“住嘴!”爸爸一声断喝吓了我一大跳。“你懂什么呀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还这么容易被人家骗?”

  “医生说了,他只要平时多注意营养,注意休息,就不会有大问题!”我想说服父母。

  “你知道傅彪得的什么病吗?肝癌!就是由这个转化来的!芬芬,你怎么就不懂呢?我们不想你和一个病人结婚!你没有能力照顾他,更何况是照顾一辈子!”爸爸的严厉转化成苦口婆心。

  妈妈语气强硬:“不用再说了,分手分手!早就对你说过,这个人话太少,不适合你,可你非要谈!如果你再和我犟,我要对你动真格的!”

  我的委屈突然成了恐惧。动真格?他们会做出什么?

  亲情爱情难选择

  从那天开始,父母开始监视我。我上班时不停地接到妈妈的电话,问我在哪里,在干什么。怕我晚上给郭兵打电话,妈妈干脆把她的被子搬到我床上,每天晚上就睡在我身边。

  我说你们这样是影响我的工作,我不如辞职算了。妈妈说,辞职好,辞职了我们养你。“你们要是不让我和郭兵结婚,我就一辈子不结婚!”妈妈说不结婚好,我们和你过一辈子。

  显然我不是他们的对手。郭兵知道了我父母的强烈反对,他在电话那边无语,只说要我保重。

  他的语气让我心疼,我好后悔,我不该把这事告诉父母。

  父母每天在我耳边轮番轰炸,硬的不行,他们又来软的。妈妈那么坚强的女人,到最后一说起这事,就泪流满面。好几次她都说,“芬芬,只要你答应妈妈,不和郭兵来往,妈妈宁愿给你下跪!”

  妈妈的可怜,爸爸的憔悴,我内心那团坚硬的东西在亲情的围攻下,正在一点点粉碎。纵有万般不甘心,我也做不到看到父母的心碎而无动于衷。

  我开始对父母妥协,开始逃避郭兵。我答应父母给我安排的相亲,我甚至希望自己和父母安排的某个人,以最快的速度恋爱结婚生子,一辈子再不见郭兵。

  我答应父母,我不见郭兵。你们也要答应我,我要去他那里拿回我的东西。父母同意了。

  郭兵以为我去找他商量事情,看到我在清东西,他眼睛里有了孩子似的绝望。

  他哭了。“你要走吗?”

  我无法回答。只能和他紧紧抱在一起。

我对亲情的叛逆

  我要和郭兵私奔:“我们两个一起离开武汉,去另一个城市再找工作吧!”郭兵说我傻,“你是你父母惟一的孩子,你那样做,他们会伤心的。放弃吧,权当把这份感情当成孝顺你父母的一份礼物。”

  我惊讶郭兵180度的转变。“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有女朋友了?”

  ……

  郭兵黯然,“父母把我从农村培养出来不容易。我不能再拖累他们。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承担,我不想让父母为我承受责任与辱骂……”

  “谁辱骂他们了?我父母?”

  “好了,你回去吧。”郭兵像生死离别似地看着我:“你要保重。没有爱情,我们还是朋友。”

  回到家,父母都在客厅等我。看到我手里的行李,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你们说吧。你们做的事情,不用我问,你们告诉我。”我冷冰冰的语气,让父母又绷紧了弦。

  妈妈哭了:“我就知道那个姓郭的会告诉你,我们做什么了?我们维护我们的女儿有错吗?我们拯救我们的女儿犯法吗?”

  “谁要你们维护?谁要你们拯救?你们是不是找他父母了?你们曾经说的动真格,原来是这个意思?我本来一直在配合你们,服从你们。为了做个孝顺女儿,我甚至连我的未婚夫都不要了。我听你们的话,不和他联系;我听你们的话,去相亲……”我泣不成声,“我怕你们伤害郭兵的父母,没想到你们还是这样做!”

  父母打电话给郭兵在农村的父母,要他们把自己的儿子管好点,不要再在外面骗人。“你们这样的儿子,还想结婚?没门儿!你们一家都是骗子!”

  这些具体的细节,都是后来我一点点知道的。

  父母的行为让我失望之极。它让我内心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前对他们的同情和理解,变成了现在的反感和憎恨。正是他们这种做法,引起我强烈的逆反心理,我下了决心,一定要和郭兵在一起。

  祝福我的爱情吧

  不管我的想法是怎样的,父母从没放弃过对我的坚持。

  现在,事情已经过了一年,我以为父母会多少有些松口,但是,当我再次试探性地在他们面前提起郭兵时,他们一如以前的歇斯底里。他们说,如果我和郭兵再来往,他们不仅会找郭兵的父母,还要找郭兵的单位,还要找到报社,“揭露这个爱情骗子!”

  “他怎么是骗子?他完全可以不告诉我,现在结婚可以不做婚检,他不告诉我,我也不会知道。”

  我甚至想,把父母一起带去咨询医生,让医生亲口告诉他们,乙肝带菌不影响结婚。可是他们不配合。爸爸明确告诉我,在他们眼里,乙肝和艾滋病没有区别。

  “可是现在艾滋病患者都有结婚的啊!全中国有多少乙肝带菌者?难道都没有结婚的权利吗?”

  “我不管全国,我只管我女儿!我只有这一个女儿,我冒不起这个险!”爸爸说。

  “孩子,你现在恨我们,以后会感谢我们的!”妈妈说。

  不,不,我不感谢你们,我也不要恨你们。我只要你们给我的婚姻一份祝福。全世界,我只有你们两个亲人,对我来说,你们的祝福比任何一份祝福都重要。

  亲情和爱情,对我同样重要。哪怕真如你们所说,这份爱情会因为爱人的病情受到影响,但是,我情愿。无爱的人生活再长也只是苟活,我要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不管在一起五十年,一年,还是一天。

(汉网-武汉晨报)

Tags:亲情,爱情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