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维权诉讼>> 内容

从《新闻会客厅》回来……

更新时间:2004年06月26日13:43:12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HBVHBV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从《新闻会客厅》回来……

  http://bbs.hbvhbv.com/dispbbs.asp?boardID=1004&ID=357535

 

我从北京回家了~~


终于回家了,终于回到自己最爱的图书馆,又开着自己最喜欢的摩托车,开在路上连平时比较讨厌的交警都不觉得讨厌了,还觉得他们带着一点亲切。骑着摩托车从图书馆开回家的路上回想起去北京这几天的点点滴滴,心里无限感慨和怀念。

三天前的下午,我就是从图书馆出发,几乎和老麦同时坐上了赶往的北京的火车,去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录制关于我们论坛和维权的节目,和我们一起去的还有安心。本以为很快就能回来,但是路上遇到一系列的风波,使我现在才到家。

赶往北京的时候很顺利,我和老麦也前后到达北京站,我们结伴一起去寿松饭店(我一直以为是宾馆,我还是不知道可以住人的饭店和可以吃饭的宾馆有什么区别?),接着安心也到了饭店,下午我们穿着EASY写着“肝胆相照”四个字的体恤就去演播室录制节目,我们录制节目的全部过程牛仔都陪同着,真让我们感动啊。

这次节目的主持人是沈冰,以前她主持节目都非常亲切,有很多观众都很喜欢她也包括我,本来我一直以为她是我们苏州人,结果一打听才知道她住过很多地方,只是我们苏州地方报纸为了攀附名人就写她是苏州人,很是让我失望啊。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对她的喜欢,果然在节目中,她非常亲切,我能感觉到她对我们的遭遇和歧视都非常同情,对安心也特别的照顾。

因为这次节目的访谈内容都事先安排好了,有些话题似乎不能涉及,我们根据事先准备好的一些内容回答着沈冰的问题,但是我知道这次的节目是我们涉及的内容最多,范围最广的一次,我们不光说了乙肝的传染途径,还把成年人感染上乙肝的几率相当低事实也说了,安心结合自己的例子把自然转阴的可能告诉了大家,并要求大家不要害怕也不要盲目就医,老麦用自己的亲身事例讲了一个老外和他握完手,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用这个举动来告诉大家乙肝不可怕,老麦又用自己的事例讲了国内的普通老百姓是如何惧怕乙肝的,总之在1个多小时的录制过程中,我们几乎方方面面都谈了,我们都没有感觉到时间流失,可惜的是,这么有影响力的节目,只有30分钟的播放时间,我们希望大家如果没有看到自己感兴趣或认为非常有必要讲的话题请原谅我们和记者,真的是时间有限啊。节目结束后,沈冰要我们每人对大家讲一句话,我讲的是:“如果你是乙肝病毒携带着的亲人,请你来我们的论坛看看,你一定会同情和理解我们;如果你是招聘人才的单位,请你来我们论坛,你会发现比“正常人”更优秀的人才;如果你是乙肝病毒携带着,那快来我们的论坛吧,因为这里就是你的家。”我虽然还记得老麦和安心讲的是什么内容,但只是大概的内容,所以请安心和老麦来复述自己讲的原话吧,都很感人的。

节目录制结束后,我们来到导播室,里面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同情我们的遭遇,被我们的故事打动,为我们感到可惜,当我向他们介绍老麦和牛仔都是博士时,他们都用钦佩的眼光看着他们,有个工作人员直接问我要电话号码,因为她有一个朋友在苏州,也是我们战友,她希望她的朋友能我们联系。

走出演播室的时候,我想到有一个帖子写道:我希望有一天,HBV是我们的名片,我们可以因为我们有这样一个团结的群体而感到自豪。从演播室走出,感受着大家看我们的眼神时,那一刻,这种自豪感真的荡漾在我的体内,充斥着我的心房……

回到了饭店,和战友们一起聚餐,感受着战友之间的深厚情谊,我们无忧无虑,一天工作的劳累、乙肝为我们带来的麻烦早就抛到了脑后,我们肆无忌惮开着玩笑。当我们都“违心”的说安心瘦了,九鸟却讲了一句大家的心里话,但马上遭到大家的围攻;我的衣服都被艾草拿去做纪念,并给她当了一回弟弟,牛仔真不愧是博士,他将中国文字进一步演绎,他告诉我:男女之间的相识用两个字归纳叫“勾搭”,只有同性之间的相识叫“认识”。我想了一下,觉得博士说的肯定有点道理,所以我决定用一下,我转过身笑着问安心:“安心,我们“勾搭”多久了?”随即遭到安心一个大大的白眼,和大家的大笑,安心差点把手里的果汁泼到我脸上,最后她还是忍住了,我猜想使她忍住的原因肯定是果汁太贵了,安心不舍得果汁。这一切一切的笑闹,透露的是战友之间深深的感情,这样的感情局外人是没有办法感受到的,我知道只要有这样的感情在,我们就不会到下,不会被任何歧视击到……

该告别了,和战友在一起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促,每次聚会我都这么觉得,在饭店门口,大家依依不舍,告别了又告别,最后还是告别,可是大家就是不愿意离开,没有人愿意先走,直到我和安心赶大家走大家才不得不离开。

本以为聚会就这么结束了,当老陈知道我们来北京了,他不顾路途遥远,时间又晚了,一定要赶来看看我们,我们又聊了很久……谁能告诉我,HBV的引力有多大?用什么公式可以计算?

第二天,我们带着昨天的开心来到《新闻会客厅》的办公室补一些镜头,在办公室上网的时候,在我左面是安心右面是沈冰,都是名人啊。当然我也借这个机会请沈冰签了个名(忘了让安心也给我签个名了)。记者还带我们去王府井拍一些镜头,其中有一个镜头特别容易引起流言蜚语,我要澄清一下,有个镜头,记者要我和安心打一把伞在路上漫步,我说:怎么拍得象情侣一样?顿时把安心乐坏了,在此我要澄清,我是被逼的……

补完镜头后,我们坐上节目组为我们安排的汽车赶往机场,在路上,司机告诉我们,挂军牌的奥迪最起码是部级领导坐的,我起初不信,后来车开在长安街上,一个禁止左转信号灯的路口,司机竟然在警察眼皮底下左传过去,而警察居然就当没看见,这时我才算服了,想不到这次我和安心也享受了一下部级领导的待遇。

赶往机场,本来这次北京的旅行就此快结束了,一切都是那么顺利,其实错了,我和安心的灾难才刚开始……

待续……

Tags: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相关文章列表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