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移植>> 内容

博士生肝功能衰竭弟弟割肝救兄

更新时间:2006年12月07日16:50:21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长沙晚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博士生肝功能衰竭弟弟割肝救兄

 

博士生肝功能衰竭弟弟割肝救兄(图)
周文质(右)与哥哥周文定。张东吾 供图

  通讯员 张东吾

  他是一位满怀梦想的人民教师,今年刚刚考上博士研究生;他有一个不满两岁的幼子……然而,就在5个多月前,不幸降临于他,肝功能衰竭,生命垂危。就在生命之火摇曳之际,弟弟毅然提前退伍,捐出部分肝脏,同学亲友纷纷捐款捐物,医生紧急抢救,成功将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他拉了回来。

  博士突患重病

  周文定出生于新邵县大新乡磨石村。今年6月,他突患急病,后确诊为“进行性肝功能衰竭”,治疗的惟一方法是进行肝移植,手术费高达30多万元。

  周文定有四兄弟,当特种兵的大哥周文石退役留在北京工作,三弟周文治和四弟周文质高中毕业后也穿上了军装,当了特种兵。

  周文定从新邵一中毕业后,先是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南大学,后又考取了湖南大学硕士生,毕业后来到了长沙保险职业学院任教。今年,周文定又考上了中国社科院经济学博士。

  6月中旬,周文定突然发病,住进了湘雅医院,一周之内病情迅速恶化,确诊为“暴发性重型慢性肝炎”。在湘雅医院住院治疗三个月,周文定先后做了三次人工肝(血浆置换),花费10余万元,但病情并没有得到控制。

  9月份,周文石在北京解放军302医院宣传科何巍干事的帮助下,借贷7万元将周文定从长沙转院到了302医院。但由于病情太重,302医院三次下达病危通知书,进一步确诊为“进行性肝脏衰竭”。生命危在旦夕!主治医生通知周家只有做肝移植手术才可能保住性命。

  众人齐凑救命钱

  周文定参加工作刚刚两年,患病前期就已经花去10多万元。而肝移植费用需要近30万元,这对原本就已负债累累的周家人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周文石召集全家进行商量,三兄弟态度非常坚决,一定要全力救治文定。

  周家一方面瞒着文定向302移植科挂了号,另一方面紧急向亲朋好友四处借钱。周文治拿出了退伍安家费6万元,还向妻弟借了6万元,周文石和周文质也拿出了全部的积蓄,但仍不够。

  此时,一双双热情的手也从四面八方伸向了处于困境中的周家。文定的同学在网上发帖,积极募捐。一位叫曾红波的同学,与文定素不相识,自己的母亲做心脏搭桥手术正急需钱,却给文定慷慨捐助200元。

  温州湖南商会副会长,文定同学、远在温州做生意的唐明先生也连夜携10万元飞往北京,于晚上12时赶到医院看望文定,给了文定巨大的精神支撑。

  周家的精神也感染着医院,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为周文定周文质兄弟减免手术费2万余元,又向亲体器官移植基金会申请到5000元。

  弟弟退伍割肝救兄

  302医院紧急在全国寻找肝源。然而,要找到血型匹配的尸体肝谈何容易。时间一天天过去,肝源了无音讯,周文定的病情却一天天恶化。

  “他要捐肝给二哥!我已经去武警总医院和北大人民医院问了,可以做亲体肝移植,这样对受体今后的存活率有更多的好处。”10月24日晚,周文质对周文治和周文石说。

  但周家人对周文质的决定并不太赞成。周文质是现役军人、连队的“神枪手”和反恐骨干,很有发展前途。再说,亲体活体肝移植手术是目前世界上难度最大的手术,稍有不逊就可能危及供体和受体两人的生命。

  11月1日,周家人再次来到北大人民医院,在和医生交流时,50多岁的父亲周保生突然抢着提出要献肝(周保生和周文质、周文治、周文定血型相同),医生说人太老了,肝脏老化,不理想;老三周文治也提出献肝,医生听说他当兵时肺部受过伤,对他的建议也否定了。周文质见状,毅然决定舍己献肝救兄。医生最终同意给周文定和周文质做活体肝移植手术。

  周文质做出献肝决定后,如实向部队反映了情况。部队考虑到手术的难度和术后的高风险,不同意其决定。在这种情况下,周文质决定提前退役。

  11月2日,周文定病情进一步恶化。周家迅速将文定转院到北大人民医院移植中心,进行全面监护。随后,医院为周文质和周文定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检查中发现周文质肝脏血管有变异:人的肝脏里犬牙交错分布着动脉、静脉、胆管等三套管道系统,手术切除的是右肝,而一根重要动脉竟然从右肝斜插进了左肝,为左肝提供营养;一般人右肝只有一根胆管,而周文质的右肝却长了两根胆管。由于血管很细、术后容易形成血栓,而且右肝有两支胆管也使胆道的手术增添了难度,风险比医院前三例的活体肝移植大很多。医生再一次劝周文质认真考虑,但周文质意志坚定,坚持要捐肝,最后医生也感动了,为他们的手术开辟了绿色通道。11月7日、8日,62岁的著名肝脏外科权威冷希圣教授亲自组织全体科室医生开了三次手术准备会议,对手术的施展做了最精细的准备。

  手术花了24小时

  11月9日,是周家人最刻骨铭心的日子。文质、文定先后于下午3时和下午6时被推进手术室,周文质始终面含微笑,并在进手术室门的一刻,给身边的亲友打出了“V”字手势。

  为保证周文质的绝对安全,医生不得不将变异的右肝血管保留给左肝,因此在文定肝切下后,在吻接文质右肝动脉的过程中,因为变异血管又短又细、细得直径只有两毫米,经仔细讨论,只好利用心脏外科技术从文定的右胳膊上取下一截桡动脉进行血管搭桥。手术做了整整24个小时,德高望重的冷教授和医术精湛的朱继业教授、栗光明教授、黄磊教授以及其他医生和护士在手术台上整整忙碌了24个小时。

  冷教授后来感慨说:“这台手术,对全体医生的技术和意志是一种超乎寻常的考验,在当时最累最困最乏且手术矛盾冲突最大的时候,如果举刀医生稍有闪失,意志稍有动摇,情绪稍有懈怠,都会给两个人带来难以弥补的后果。”但幸运的是亲体肝移植手术终于成功了!

  弟携兄闯过“鬼门关”

  巧合的是11月10日,正是周文质26岁的生日。当他从麻醉中醒来时,却没有想到这一天是他的生日,他对监护室护士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二哥怎么样?”当护士告诉他挺好、手术挺成功时,他笑了。

  周文质的病房在北京人民医院5楼,而周文定的病房在10楼。11月30日,周文定体内移植的750克肝已长到了1100克,周文质体内剩余的700多克肝也长到了980克,两人肝肾功能均正常,已脱离危险期。主治医生黄磊自豪地说:“如此高难度的手术,其技术水平在世界上也属于领先行列。”

  目前,周文质已经能下床走动了。他小心翼翼地坐上电梯,来到10楼看望二哥周文定。 周文定正安详地躺在那里,看到这个为救自己舍命割肝,并和自己一起闯过手术“鬼门关”的弟弟,他伸出了并不强壮的手。两个好兄弟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Tags:兄弟,博士生,割肝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