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网站资讯通告:    本站广告为百度联盟发布,与本站无关,请患者浏览时慎重选择!  [adminhbv  2014年11月13日]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 文章中心 >> 医疗进展 >> 新药研制 >> 正文

闻玉梅:奋战乙肝三十年

更新时间:2017-5-2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央广网

闻玉梅:奋战乙肝三十年 | 天下英才

  有一种人
  他们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他们是文明进步的领跑者,是开拓创新的实践者;
  他们以知识的力量承载着国家前行的希望。
  他们就是中国知识分子。
  “广开进贤之路,聚天下英才而用之”,中国之声特别策划《天下英才》,讲述当代知识分子的理想、情怀与担当。
  第五篇《闻玉梅:奋战乙肝三十年》

  闻玉梅,女,1934年1月生,中共党员。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工程院院士。1956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医学系,1957年留校任教,1999年入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闻玉梅院士长期从事医学微生物学教学与研究,特别是在研究乙肝病毒的分子生物学与免疫学领域中作出了系统、有创新性的贡献。她所研究乙肝治疗性疫苗已进入三期临床研究,被认为是研制治疗性乙肝疫苗的开拓者之一,被德国艾森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

  问:您跟学生的关系怎么样?
  答:每一个学生经过你的手以后他都在他的事业上提高一大步,这就是个好老师,不能把它当成助手。
  问:那您现在还带?
  答:早就不带了。我现在带博士生导师,我培养博士生导师不是比我培养一个博士更重要吗?
  问:科研和医学你更喜欢哪一个?
  答:其实它是分不开的,因为对我来讲我们一切的科研是要为解决人健康和疾病的问题,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考医学院的研究生,我不考科学院的研究生。
  问:我们了解到您也擅长唱京剧的老生?
  答:惭愧,我是一个京剧爱好者。唱不动了现在。

  闻玉梅(右)接受记者采访
  和学生在一起,永远年轻;和理想、和事业在一起,永远年轻。两句常见于老师和科学家身上的开场,用来描述中国工程院院士、复旦大学教授闻玉梅,并不是客套。仔细修饰的黑短发、透亮的银边眼镜,桌上的绿色圆珠笔、玫红色手机外壳,处处是83岁的随性和自在。

  前半生,“书香门第”、“闻一多侄女”都曾是她的标签;到了后半生,人的经历慢慢写进外表,闻玉梅的神情里,写满几十年的辛苦和甘之如饴。

  闻玉梅:我们的治疗是什么呢?就是给你打针,激活你身体的免疫功能,通过你身体的免疫功能来清除病毒。我们治疗的方法每个月才打一针,比较简便,病人六个月六针打完了,而且价钱也会很便宜。

  这是闻玉梅领衔的“乙肝治疗性疫苗”。
  闻玉梅:我们当时在动物试验里面做,大概也就25%到30%有效,可是现在你知道肿瘤的靶向治疗也只有百分之二三十有效,也不是百分之一百。

  疫苗从不为人知到追求“有效率”,整整三十年;很难说是闻玉梅一天天熬出技术的成长,还是技术年复一年见证她的执着。1987年,闻玉梅首先提出“消除对乙肝病毒抗原免疫耐受性”治疗观点,我国“治疗性免疫”的研究由此起步。在面对资金、人员、产业化这一系列问题前,她甚至需要先要向同业者说明白,自己究竟要干什么。
  闻玉梅:当时我们提出来治疗性疫苗,最大的问题,不认可。当时你要去批的时候,人家就说你去治疗吗?你是药,那就应该按药物的程序来走。可是我们不是药,我们打的是疫苗,人家说疫苗都是预防性的,而且预防乙肝疫苗已经有了,你怎么又说是个治疗性的疫苗?所以你又不像是疫苗。当时很新的情况下你要突破,你要这些专家们都明白。

  根据公开资料,在国际上,我国在乙肝治疗,尤其是抗病毒治疗方面,数十年来处于“尾随”状态。乙肝疫苗的研究则大不相同。尤其是治疗性乙肝疫苗领域,闻玉梅的研究独领风骚。二期临床研究结果的不理想往往令制药巨头们望而却步,而闻玉梅的项目,目前已进入三期临床研究。
  闻玉梅:中国的企业家相当一部分是今天投资,明天就要拿一个大金娃娃的,他们不愿意投这种长期的项目。所以主要的还是靠中国政府,靠的是我们科技部,然后企业配套。所以现在为止还是企业在配套做三期临床,铁心了帮你做完的。

  从科研投入到疫苗产出,不同的病种,不同的药物,相似的漫长周期。投身乙肝病毒分子生物学与免疫学研究之初,闻玉梅对这个过程早有预期,但病人的等待仍然让她焦灼。
  闻玉梅:那个时候病人就希望你很快就能够做成。我现在留着的是1998年到2000年的时候,很多病人写信都说这是一个新的东西,我们很想(尝试)。可是实际上任何新的东西它是要经过一期临床,二期临床还有2A、2B,还有三期临床,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才能够作为一个真正用的。其实我是很知道其中的难度。

  陪同著名科学家何大一(右一)参观实验室
  三期临床,一线曙光。长久的期待变成这一丝投射,千万人等它燎原。在有9300万慢性乙肝感染者的我国,无数闻玉梅们的努力才能推动乙肝患者生存和生活质量的改善。其中有疫苗的功劳,更离不开观念的变化。但当年为乙肝病人权利鼓呼的人,如今转而呼吁恢复对乙肝的筛查。
  闻玉梅:现在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就不检查了,好像这样就不歧视了。其实这是一种“鸵鸟”的表现。现在应该是说我们国家(乙肝)携带者越来越少,因为我们预防性疫苗做得非常好。可是至少我们估计大概还有两三千万已经感染的人。你不告诉他,你不早期给他治疗,早期给他预防?要恢复对乙肝的筛查,这样的话对保护每一个携带者很有用。

  乙肝治疗性疫苗一旦通过三期临床试验,即可迎来最后的上市评估。对科研者和患者,“6针控制乙肝”都将是一种飞跃。2015年,闻玉梅说过这样一句话,“我还没有遇到一生中最开心的事情。如果有,那就是我研制的药物乙克能够最终把乙肝病人从病痛中解脱出来。”这一天,看来已经不远。
  记者:沈静文、傅闻捷
  来源:中国之声《新闻纵横》

Tags:闻玉梅,治疗性疫苗  
责任编辑:adminhbv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请文明参与讨论,禁止漫骂攻击。 昵称:注册  登录
    [ 查看全部 ]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