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中国第一病》故事梗概

更新时间:2004年01月22日12:37:37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都市快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中国第一病》故事梗概

2004-1-14

  故事发生在天州城。杜伟亮有1米8的个头,早先没生病的时候,屁股后面MM多多。原配老婆陈梅不漂亮,按理挤不进那么多候选MM中,但她会用脑,终于顺顺当当地嫁给了做厂医的帅哥。很快有了女儿娇娇。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婚后不久杜帅哥查出了乙肝,反复发作中又增添了抑郁症,真是雪上加霜。

  由于国企大厂的效益不错,杜伟亮吃上了昂贵的进口抗抑郁药。但哪知他服进口药有极大的副作用,发作时,头痛欲裂,生不如死。可医生说这是个过程,适应了就会症状减轻的。于是又加大了剂量。抗抑郁药对肝脏有刺激,ALT大幅度升高,杜伟亮不得不住进医院,与此同时抑郁症也更加严重。几年下来,当年的大帅哥身上的帅气已消失殆尽———除了个头还那么高———脸色灰暗,精神委顿,一眼就能看出病得不轻。杜伟亮的生活里,每天所吃的药似乎比米饭还要多。

  说他是只药罐子,这并没有错。差别在于别人的药罐子都有指望能在某一天扔掉,而他呢?如漫漫长夜看不到曙光。有时候连他自己也觉得对不起妻子,经年累月地生病,抑郁症常常会在冰冻三尺的寒夜发作,发作时浑身虚脱,昏厥,头痛,肚子痛,以及不知什么地方痛,痛得一个大男子在地上打滚,急得妻子叫来120,可常会发生那样的情况:担架刚刚抬出救护车,人还躺在上面,疼痛竟在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于是他就像个健康人那样从担架上自己走下来。可笑吗?很可笑。可笑得就像装出来的病。但医生说,抑郁症病人就有这样的。

  妻子陈梅终于经不住他这样反反复复地折腾,提出离婚。离了,散了,大年三十的下午,CT报告上写着:肝癌晚期。生命只剩下三个月。多少次他想到过死。一死不就是一了百了了吗?三个月之前死与之后死不是一回事么?死吧死吧。杜伟亮决定跳到月湖里去死,去与白素贞白娘子浪漫一番吧。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走上绝路。朋友救了他的命,把他送进医院。在他的病床边,有人凋零了生命,也有人在顽强地与疾病斗争。他忽然发现自己生活在关爱中,生活教育了他,突兀而至的爱情支撑了他。他在陵园为自己做了一座空坟,埋葬了过去,生活重新开始。结果成为自学成才、自我攻克肝癌的榜样。

  杜伟亮的新女友是医院传染科护士冰清。她的姐姐冰冰与男友郑南偷尝禁果而未婚先孕。但婚检检出郑南是大三阳,是一个健康带毒者。但父母坚决反对,一定要郑南治好了再结婚,命令女儿去做人流,想要硬生生地拆散他们。伤透了心的冰冰在迷茫中撞上了的士不幸流产。孩子不存在了,一个生命未曾出生就已消失。一对璧人不肯散,然而不散就得去治HBVER。可是乙肝病毒哪能说治好就治好的?郑南的ALT处于正常范围,如果去正规医院,医生会告诉你没必要治疗,只需定期检查就可以。问题是郑南不懂,不懂这起码的有关HBV的科学知识。为了能结婚,为了讨丈母娘的欢心,他根据电视广告的指引,选择了ZY疗法的专科门诊。经过一年多的ZY治疗,身上连针带灸共1235针,不仅病毒没治掉,反而激活了本来相安无事的乙肝病毒,引出了真正的乙肝!

  郑南的ALT狂升,从此生活才真正苦不堪言。白领的职位没了,新工作找不到,爱情也不见了,情人冰冰终于在父母的高压之下爱上了有钱人钱可多。

  本来阳光灿烂的生活一下子天翻地覆,本来朝气蓬勃的阳光男孩郑南走上了绝路,选择了一条最不该选择的路———杀人。郑南本想与情敌同归于尽,没料到,一刀飞出,冰冰挺胸来挡。可气的是在冰冰气绝身亡之时,那个新情人钱可多逃之夭夭。冰冰死不瞑目。郑南自杀殉情,与冰冰一起倒在血泊中。

  冰清有个好朋友叫肖伊娜,在毕业招工体检中检出小三阳。一问母亲,却是祖传的(母婴垂直传播)。男友一听小三阳就说她得的是性病,抛下她扬长而去。这之后几次应聘落选,恨得冰清大大地替她抱不平,别人是英雄救美,冰清是美女救靓妞。体检的时候,李代桃僵,胳膊一伸安全过关。工作是有了,地位很不差,但却没有做到三个月就被人告发有“阳”。于是现代化的办公大厅里人心惶惶,人人都惟恐避之不及,甚至连进出大门都用纸垫上。伊娜仿佛成了瘟神,成了萨斯,很快色迷迷的人事部长找谈话,劝她为了同志们的健康主动辞职。气得伊娜大声狂喊:

  “你们知不知道乙肝是怎么传染的?你们以为赶走了我你们就安全了?告诉你们,百元大钞你拿拿我捏捏,那上头的乙肝病毒才叫最最多,可有哪一个说:我不要?你们说!你们说!”

  说完,她挺胸昂首,英勇就义似的辞别了公司。一个人回到家里,忍不住呼天抢地地大哭了一场。可是有什么用呢?就是有那么多的人误解了HBVER,打开电视、报纸,还有那么多的广告在有意误导“带毒者三步曲”:乙肝,肝硬化,肝癌。简直是实行恐吓!居心何在啊?说白了不就是为掏健康带毒者口袋里的人民币么?我有“毒”,我娘有“毒”,但都活得好好的,害了谁了?

  我是健康人!可是又有谁能给你开具健康证明?公务员不能当,公司职员不能当,那么我还能当什么?年纪轻轻身体无症状,大学毕了业,难道还去吃父母的养老金?上帝啊,既不给我工作的权利,还要留下我的生命何用?

  伊娜套用了陆游写给唐琬的《钗头凤》,以绝命书方式发布在HBVER的网页上:

  粉桃花,白杨柳,满湖春色双杯酒。三阳恶,欢情薄,一怀愁绪,从此离索。错,错,错!蜘蛛痣,肝掌手,情忧肝郁人消瘦。柳枝枯,桃花落,华佗不在,性命无托。莫,莫,莫!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当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人群中已没有我。悲凉吗?凄婉吗?我们的社会难道就冷寞得如此冰冰凉吗?不!伊娜没想到那张看不见摸不着的互联网向她伸出了友爱之手。一个名叫欧阳子岩的网友疯狂地发帖子:我出生在肝炎世家,是当然的大三阳。现在我正坐在肝癌晚期的哥哥身边给你写信。他一个多月不能进食,一个多月只能保持一种姿势躺着,但他还顽强地想活,哪怕争取多活一天……

  欧阳以身说法,以过来人的身份讲述道理,劝她自救。还鼓励她,没有人肯招你也不要紧啊,自己办公司当老板,岂不可以从此不用去应聘?伊娜不想死了,还真的办起了服装设计公司。一天天,一夜夜,他们在网上编织文字,你来我往,渐渐地就像两只蚕宝宝同时上“山”结茧,千丝万缕地织成了一张爱之网,欧阳与伊娜大三阳加小三阳总共六只“羊”(阳)。

  欧阳与伊娜终成秦晋之好,走上了婚姻的殿堂。在现代医疗技术的指导下,生出的不是乙肝宝宝,而是活泼的健康宝宝,血液里根本就不带阳。

  其实HBVER没有想像的那么可怕,一般性的接触不会传染,我国现有乙肝带毒者1.2亿,他们有各种难处,入托难,上学难,招工难,求偶难,都或多或少地遭受了歧视。我们作为健康人,能为他们做一些什么呢?你能吗?

根据《天下第一病》缩写缩写:汪逸芳

   

      我为什么要写

  
  我的先生1987年因皮肤过敏,用非一次性注射器注射葡萄糖酸钙不幸传染乙肝,如此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却颠覆改变了他和我的三分之一人生轨迹。痛定思痛,我们才恍然悟出:乙肝病人、抑郁症患者有相当一部分,可能是治坏的。得出这个结论是多么令人懊悔不甘痛心疾首啊!

  由于社会对HBVER们的莫名歧视,他们面临着入托、入学、就业、婚姻等诸多困难,当一个人受到歧视白眼以后那种无处可说的委屈和无助,非当事人是不能感同身受的。苦不堪言的生存困境把他们一步步逼入绝望深渊。HBVER们的悲哀是个人的,更是整个社会的,这一普通的生理疾病,已渐行演变为社会病。

  古人云:“善用力者就力,善用势者用势,善用智者就智,善用财者就财。”我最善用的是一腔热血、满腹激情。当个人的苦难遭遇1.2亿群体的巨大不幸时,它立刻就被融化、提炼、升华为一种无畏的勇气、智慧与力量。我是一名HBVER的妻子,也是1.2亿HBVER的亲人。我既然看到、刻骨铭心地感受到他们那么多的无奈与困窘,我不能背过身去权当什么都没看见,虽然这会让我伤心痛苦,但我必须提笔把他们凄婉、真实的故事写成书,上告天、下通民,使国人理解我们,让他们知晓:我们并非瘟疫、并非心理变态的杀人狂、并非忤逆之人。

  人类共同的敌人是乙肝病毒,而不是作为病毒载体的携带者。

(文/赵玉泓)

   

Tags:出书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