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防治>> 乙肝治疗>> 内容

野生平盖灵芝治乙肝创造奇迹

更新时间:2005年03月23日16:11:21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今日早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野生平盖灵芝治乙肝创造奇迹

“单方一味,气煞名医”
 2005-3-9
  小英(注:化名,下同)因为家族遗传的乙肝史,近20年里,失去了8位亲人!
    失去亲人的痛苦有多痛?只有失去过亲人的人心里知道。我们让小英自己审这个稿件时,没看几行,她就泣不成声了。
    今天大家看到的这篇文章,是2003年12月采写的,一直没有刊登。为啥呢?我们是想等一等,看看小英服用野生平盖灵芝这一中药材后,到底是一时的,还是长期稳固的。
    今年的3月4日下午,我们到了小英的家里,她刚好到浙江省新华医院做了化验,结果很好(附检验报告)!现在的她非常健康。体重达到了66公斤(原来生病的时候只有45公斤),她一天到晚说要减肥,她爱人待她蛮好,说:“你不要减肥的嘞,我不嫌你胖的,你身体好就行了。”
    我们真为小英的康复高兴!
    有道是“单方一味,气煞名医”。近50年来,国家有大量的临床数据证明,野生平盖灵芝这一中药材,在治疗乙肝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是目前国内首选的治疗乙肝的中药材(杭州胡庆余堂有售)。本刊从2003年9月开始宣传野生平盖灵芝,许多看了本报开始服用的读者,都有绝处逢生的感慨。所以在杭州,乙肝患者服用野生平盖灵芝康复的传奇故事,绝不止小英这一例。
    当然,小英服用野生平盖灵芝疾病痊愈,并不等于所有患乙肝的人服用野生平盖灵芝都能痊愈。任何药物都有它自己的适应范围和治愈率,而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神话。大家说是不是?
    编者

 
绝处逢生
口述:【杭州】小英(化名)整理:李华 2005-3-9
  我爸爸那时是杭州人民玻璃厂的负责人,因为乙肝,等到我15岁时,爸爸去世,42岁。
    我外婆有乙肝,去世的时候是67岁。外婆生的几个伢儿中,二姨1985年突然查出肝炎,不久去世,60岁;1993年,我舅舅查出肝炎,死于同年,52岁;小姨同样死于乙肝,47岁;我外婆的几个子女都死于乙肝。
    2000年初,我小妹的爱人,同样乙肝去世,45岁;我弟弟是2002年患乙肝去世的,才42岁。去年,我二姨的小儿子,也因为得乙肝,没有了。算来,我们家族患乙肝去世的已经有8位亲人了!
    1995年,我查出得了乙肝,医院变成了我的另外一个家。2002年,我开始吃药,吃到后来,自己觉得又不对,到医院一查:病毒已变异。化验单捏在手上这一刻,我绝望得人都一直在发抖!
    记得是2003年国庆节前,我女儿看《今日早报》,上面有一篇《野生灵芝与乙肝病毒》的文章。我女儿看着看着就叫起来了:妈妈,你快来看,这个野生灵芝好像能治乙肝啊!
    我现在看到左邻右舍,大家都问我你是吃啥个“仙药”活转来的?我告诉他们,是野生平盖灵芝!


    一
    对我来说,死亡像一把晴天也收不拢的雨伞,一直撑在我头上,这把雨伞的阴影,从我10多岁时就落在身上的。
    已经忘记了都有几趟,春夏秋冬,那条路熟得闭着眼睛都能摸得到,出门往西,从武林门的家一直走,步行几小时就到了望江山疗养院。我爸爸那时是杭州人民玻璃厂的负责人,因为乙肝,常年在那儿休养。等到我15岁时,爸爸就去世,只活了42岁,留下了我们姐弟5个,最小的弟弟还只有7岁。这日子,接下去该怎么过呢?
    我妈妈是个硬气勤劳的人,硬带着我们走过了这个成长的难关,现在一想起我妈妈,眼前出现的都是一幅幅她怎么教我“省巧快”地做家务的场景,她教我怎么补布袜子,裁片拆解,再一针针地缝上。靠着我妈妈和我半个小人当大人用的拉扯,10块钱一个月生活费的日子我们都顶下来了。
    我结婚那天,除了我这个新娘子漂漂亮亮的大家抢着看,顶风光的是新房里的一套结婚家具,这一套家具,都是我老公一件件亲手做起来的。小姐妹都羡慕我,说我寻了个能干勤劳的好老公。那一件件家具啊,我现在想起来,一棱一角的,五斗橱,两门橱,茶几,床头柜,还有那只镶绿铁搁架的木床,哪怕放到今天,以今天的眼光来看,都是非常精美的手工艺品。看到这一件件他亲手做出来的全套家具,我真当觉得很幸福。
    但就是这一套家具,在结婚后几年,他居然卖掉了!

    二
    一切,还是为了那该死的肝病!
    那时,我妈妈一直在江苏海门老家生活,她到老都是个勤快的人。一天在地头锄地,听人家说,好好一个人,身上要是鼓个包,总归不是好事体。她当时就大吃一惊,说,她身上有一个硬包,石石硬,也不晓得几时发起来的,要不要紧?
    当然要紧,不但要紧,而且要命!活检出来,是乳腺癌转肝癌,病来如山倒,人一下子垮掉了!
    当时我们家的家境刚刚能缓过一口气,几个弟妹好不容易刚返城参加工作,但都是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手里有几张工资,每一分都是捏紧算好要买菜买米的。
    筹钱的事,我当仁不让。但我又有啥个办法呢?
    我老公看我急得哭,闷不吭声,他也不跟我说,自己跑到观巷那边一家典当行,把家具都当掉了。
    老公是晓得那套家具在我心里的位置有多少重的,就特意挑了一个我出门的日子,叫典当店来拖家具。好笑的是,满满一车家具拖到半路,我手里抱着伢儿正好碰到,我瞄了一眼,心里还嘀咕:奇怪,这套家具看看蛮面熟嘛。等回到屋里,我看到从箱笼柜子里撤出来的衣裳被头摊了一地,好像胡蜂刚扫过,当时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尽管典当来的钞票一张张都直接送进了医院,可我妈妈还是在1982年底去世了,52岁。
    等到1985年,我的阿姨突然也查出肝炎,不久去世。这个时候,我老公跟我说:“小英(化名),好像不对,你们家这个病,我看是有遗传的,你自己也要当心点。”
    不幸言中。
    我外婆有乙肝,去世的时候是67岁。外婆生的几个伢儿中,二姨1985年查出肝炎,不久去世,60岁;1993年,我舅舅查出肝炎,死于同年,52岁;小姨同样死于乙肝,47岁;外婆的几个子女都死于乙肝。
    2000年初,我小妹的爱人,同样乙肝去世,45岁;我弟弟是2002年患乙肝去世的,才42岁。去年,我二姨的小儿子,也因为得乙肝,没有了。
    到今年为止,我们家族患乙肝去世的,已经有8位亲人了!
    他们去世的详细情况?这个我不能说,唉——,不能说啊,一说我人就瘫掉一样。
    生这个病,好像是莫名其妙借了一笔还不出的高利贷,先收刮走你家里的钱,再毫不留情地要了你的命。

    三
    兄弟姐妹都去世了,我生活在恐惧的阴影里这就不用说了。所以说我老是去体检,平时总是非常注意养生保护。
    等到1995年的10月,那一年我们刚搬新家,好像燕子巢泥一样地辛苦,所有都是新家具新装修,我老公一手落,所有的软装饰,我都跑到轻纺市场去挑,买了布、纱,再亲手设计好样子,一个漂亮精致的家簇簇新地放在眼前时,我却倒下了。
    1996年5月,我开始觉得全身无力、面黄、睡眠不好、体重下降,到医院去化验,转氨酶达到300多,我当时进了杭州市第六人民医院。第一次住院,一住就住了近3个月,连护士都笑嘻嘻地调侃我说:“你对我们医院贡献最大。”
    这期间,想着自己的姐妹们这么早就去世,心里想着自己的病,百感交集,我想可能自己也活不到50岁了,当时我才43岁呀。
    在医生、护士的照顾下,病情有所好转。当时转氨酶降到了80多一点,回到家后继续吃药。但人常年没有力气,面黄、头发黄、睡眠不好、家务事根本做不动,只能睡在床上发晕。当时,我老公每天要上课,下课回到家,连轴转地做饭、做家务,我情绪波动大的时候,真是不想活了,想着对家里经济上的拖累,对亲人思想上的压力,还不如早点结束这场噩梦。
    我老公总是这么劝,再咬咬牙,你从小吃苦,多大的难关都过来了,现在,有我和女儿陪着你,你更不用怕。钱的事体你不用愁,我有脑子,会技术,无论如何,养个老婆我还养得起的。
    我成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老病号。1996年起,每年都把医院当成家,到医院一段时间,病情有所好转,回到家几个月后,又回到原来的老样子,只好又进医院。生活啊,不能哭时,只能笑着对它。我慢慢在和病魔作斗争中恢复了一点幽默感和勇气。我最大的进步,就是学会了给自己打针,住在医院,想家,就配了药配了针,回来自己给自己打,相不相信,我这手绝活拿出去,绝对不会比那些小姑娘护士差,哈哈。
    病人的心理总是病急乱投医,我也不会例外的。1999年10月,听朋友介绍,兴冲冲赶到萧山去看医生,吃各种奇奇怪怪的草根树叶,方子药丸,就这样吃了快两年的草药,我老公笑我,一头牛的草量我也吃下去了。吃草药时,我的转氨酶指标,活像温度计,一会儿上去一会儿落来,人也好像吊在半空,一歇难过一歇又稍微能舒口气。到了2002年,我肝区常痛,血压很低,真是屋漏又下雨,本来是大三阳了,又加一个低血压!

    四
    命运,像一条河,看看是逼仄得好像渡不过一条生命的小船了,但突然,又有了一线生机。
    记得是2003年国庆节前,我女儿拿过一份报纸在看,是当天的《今日早报》,上面有一篇《野生灵芝与乙肝病毒》的文章。我女儿看着看着就叫起来了:“妈妈,你快来看,这个野生灵芝好像能治乙肝啊!”
    我老公是医专的老师,对医学方面的资料查找比较方便,我就叫他到网上去查一下。晚上回到家,我老公很高兴地对我说:你看,我查到卫生部1992年药典,野生平盖灵芝是专治乙肝的中药材!临床数据表明治愈率蛮高的。我们明天抓紧到胡庆余堂去买点回来吃吃看,灵不灵,吃一段时间就晓得了。
    那一夜,我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就梳好头发,催我老公带我去买药,因为久病,我走在热闹的河坊街上,步子都是发飘发虚的,好像在跳太空舞。
    我们在胡庆余堂买了1000多元钱的野生平盖灵芝,煎起来吃吃,口味蛮苦的,大概是心理作用,吃落去后当天晚上就睡得很香。半个月之后,我失眠的情况就消失了,吃饭又香又甜,胃口大开,我当时非常兴奋啊!有效果的,好的!我爱人马上又去买了2000多元回来,吃到一个多月的时候,转氨酶忽然又突上突下,但与以前看萧山医生时转氨酶也是同样突上突下时相比,自我感觉精神好,有力气,可以每天下地干家务活了。
    那么,我就再相信一回,坚持吃吧。
    第三个月,我又去了一趟医院,转氨酶已降到了40多,肝区在我吃药第二个月时就已不痛了。
    到了第四个月,我惊喜地发现每天照镜子时,脸色都有变化,越变越滋润,脸上的黑斑在褪去,黄色在褪去,人一下子水灵灵了,体重在增加,全身有力气,上下楼梯梆梆响,中气足,叫老公女儿来吃饭,一扯嗓门小区花园里的父女俩都抬起头来冲我笑。以前肝火旺,一张嘴就口臭,就像那只广告里做的,一开口,茉莉花儿都薰蔫坏了,但野生灵芝一吃,口臭也没了。
    我真是很高兴啊!绝处逢生。我现在看到左邻右舍的时候,大家都问我你是吃啥个“仙药”活转来的?我告诉他们,就是野生平盖灵芝这一中药材!胡庆余堂有的。我家族里的人,我也全部通知到位,希望他们能像我一样吃野生平盖灵芝,恢复健康。
    谢谢你们《今日早报》!如果你们不登这样的新闻,我现在就不晓得怎么样了。
    掀开那把罩在我头上几十年的死神之伞,天是多么地蓝!

Tags:灵芝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