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网站资讯通告:    本站广告为百度联盟发布,与本站无关,请患者浏览时慎重选择!  [adminhbv  2014年11月13日]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 文章中心 >> 乙肝歧视 >> 心情故事 >> 正文

乙肝歧视,阻断了我通往幸福的路

更新时间:2009-4-29    作者:崔月    文章来源:荆楚网-楚天都市报
 点击次数: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采写:记者崔月

  ■讲述:采馨(化名)

  ■性别:女

  ■年龄:29岁

  ■学历:大学

  ■职业:全职妈妈

  ■时间:2009年4月26日

  ■地点:楚天传媒大厦

  阅读提示

  因为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她受尽冷落和拒绝。

  大学4年,她被隔离居住;恋爱季节,热烈追求她的男友在得知真相后一个个无言离开;毕业求职,总也过不了体检这一关……她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不幸又被5%的可怕几率击中——因为母婴传播,儿子也被感染上乙肝病毒。到了入园年龄,所有的幼儿园都拒绝接收,看着儿子无助的眼神,她几欲崩溃。

  夜已深,手机响了,话筒那端传来一个年轻女子低缓而哀痛的声音,她说自己快要失去活下去的勇气。我在最快的时间约她面述,高挑的个子,清秀的面容,气质宁静娴然,只是眉宇间被深深的忧郁笼罩。她用一个哀大莫过心死的语调,讲述她所经受的乙肝歧视,那么憔悴,那么无助。

  大学4年,我在隔离中度过

  10年前,我从湖北某地市县考到武汉一所大学。新生报到,分配寝室,美好的大学生活就要开始了,我的心被喜悦填得满满的。

  但好心情很快就被痛苦取代。开学一个星期后,那天我们几个女生正在寝室里聊得开心,辅导员推门进来了。辅导员刚刚毕业留校工作,长得很帅,女生都喜欢跟他讲话,我也在内,但没想到第一次跟他谈话竟是这样的内容。辅导员把我叫到寝室门外,将手中的一张体检化验单递给我说,你被检查出乙肝大三阳,需要到隔离寝室居住。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在同学们异样的眼神中,我顺从地拎着行李搬进了隔离寝室,感觉生活再也不会有明媚的阳光了。

  隔离寝室里的姐妹来自不同院系和年级,大家也有欢笑,可心里都很沉重。隔离寝室就像个流动收留所,毕业的走了,又来新的,总是有新面孔,但始终无法像大学里其它寝室那样形成牢固的阵营。因为住隔离寝室,我们跟外面同学的交往很少,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即使是交往,很多同学都会有忌讳。有一次,我跟一个同学去她姐姐家,吃饭的时候她单独给我拿来一次性碗筷,还嘱咐我,不要自己夹菜,她来帮我。同学聚餐什么的,也尽量不叫上我。还有一次,我上门给一个小学生做家教,孩子的爸爸说可以在他们家吃饭,我很忐忑,便把自己的健康状况说给他听,他犹豫了,从口袋里掏出100元钱给我,说,姑娘你命苦,家教就不做了,这算我的一点小心意。我没有收他的钱,默默地转身离开。坐在返校的公交车上,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一直哭着走进学校。

  恋爱时季,爱情战胜不了病毒

  生命也许就是这样悲喜交加。

  在那些阴云不散的日子里,情窦初开的我遇见了我的初恋。

  那是大二下学期,我们都在校学生会工作,他是体育部长,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结实的双手,他的出现消融了我此前经受的所有伤害和委屈,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大学生活的美好。我们形影不离,爱得牵肠挂肚。恋爱半年后,我向他坦白了我有“大三阳”的情况,他当时很震惊,之后征求父母的意见,他父母说,这样的女孩再好也是不能谈的。当他把这个回复告诉我时,那种打击比让我去住隔离寝室要痛苦1000倍。我从图书馆里冲到操场上,一个人在雨里狂奔,他在后面拼命地追,最后我们相拥在雨中,他紧紧地抱着我说,你不要这样糟踏你自己,我答应你,永远保护你。但这段让我刻骨铭心的初恋,还是在他父母的坚决反对下无疾而终了。

  之后,不断有男生追求我,可都在我坦率告知“大三阳”后转身而去,像躲瘟疫一样回避我。曾有个中学同学非常喜欢我,我们各自考取不同的大学后还保持着通讯联系,我跟初恋男友分手不久,这个中学同学在QQ中向我表白,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我对他也心存好感,有爱的感觉。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告诉他真相,还是等到我们感情稳定后再说。最终,我还是决定在开始之前就说明白。他一听说后,半天无语,再后来就闪烁其词,慢慢地就断了联系。我一直把他当作最好的朋友,像哥哥一样,认为无论我出了什么事,他都会站在我身边,鼓励我,保护我,他的悄然消失让我感觉我被这个世界抛弃了。

  到大四快毕业的时候,我真的已经心灰意冷了,再也不相信这世界上还会有爱情眷顾我。抱着一种试试看的心理,我上了一家网络聊天室,遇到一个中年男人求偶,我心想这样的男人该不会嫌弃我吧,没想到,我话还没说完,他就断然拒绝。

  没有人知道,我的心流了多少次血。

  毕业求职,一扇扇门关闭又打开

  毕业的时间终于到了,我又期盼又担忧。

  毕业后,我参加了公务员招考,最终还是在体检这一关被刷了下来。虽然我事先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想去试一试,看看自己的实力有多强。经受了太多的闭门羹,我已炼就了超强的承受力。

  我学的是英语专业,外企对体检这一关要求很严,根本没有机会,就是勉强蒙混过关上了班,在后面的例行体检中查出来后,还是被辞退了。到了最后,我实在是走投无路,应聘一家网络公司做销售,只有提成没有底薪。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我格外珍惜,每天早出晚归,一家家扫楼推销网络产品,这个期间我认识了现在的老公宁然(化名),一个大我十岁的离异男人。那天,我到他所在的公司做推广,被公司的保安赶了出来,跑了一天一无所获,想想自己苦学多年,现在连个推销员都做不好,不知道希望在哪里,禁不住泪水奔涌而出,坐在公司门口的台阶下,默默流泪。突然身边传来一个男士浑厚而温和的声音:姑娘,出了什么事?这么伤心?我抬头一看,一个身穿条纹衬衫,面带微笑的中年男人,他个子不高但很敦实,眼里满是关切。后来得知,他叫宁然,是这家公司的部门经理,那天正准备出去办事。也许是压抑得太久,我的情绪如火山爆发,把这些年经受的委屈和打击一一说了出来。宁然赶着要去办事,留给我一张名片,让我准备一套完整的资料来找他,然后开车匆匆走了。

  过了一个星期,我硬着头皮去找宁然,人在溺水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寻求保护。宁然很客气地接待了我,认真看完了我的求职履历以及我的体检报告,安慰了我几句让我回家等通知。一个星期后,宁然把我推荐到一家规模不小的公司,我终于安定下来。

  我的工作就这样在奇遇中得到了解决,不仅如此,在我工作一年之后,我还收获了爱情和婚姻。一年后,我嫁给了宁然,只因他对我的“大三阳”说了一句话: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有爱,什么都可以忽略。从结婚的那天起,我的世界变了颜色,就连梦都有了色彩。

  结婚生子,不幸又在下一代身上重现

  我的乙肝病毒是家族遗传,属于病毒终身携带者,只会通过血液和母婴间传播,日常生活中不会有传染性。我非常喜欢小孩,当妈妈的愿望非常强烈,但又害怕会传染给孩子,因此非常痛苦。为此,我们查了许多资料,还特意请教了医生,得到的答复是有办法阻断母婴传播,但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系数。在老公的安慰与支持下,我做好了迎接宝宝的所有准备。

  打阻断针,采取剖宫产,放弃哺乳……可最终阻断没有成功,我体内的乙肝病毒还是传播到孩子身上,那一刻我真是悲痛欲绝。有了孩子后,我辞掉了工作一心抚养孩子,想为他做好足够的准备去迎接将来可能遇到的问题。转眼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近段时间我带着他去幼儿园报名,可无一例外被拒绝。其实,孩子除了被乙肝病毒感染而长期携带病毒之外,和其他的孩子们没有什么不同,他和别的孩子一样活泼可爱,也都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就在他们刚刚要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却被人为地孤立起来,被划为“异类”!作为妈妈,我的心在滴血,却又无能为力。

  我已经尝够了被歧视的苦痛,没想到我的孩子还要再经受一遍,这几天我一直无法入眠,心里头总像被什么压得喘不过气。上周,我跟一家幼儿园园长交涉无果后,感到绝望了,一个人去汉口江滩走了好久。我想过用生命去唤醒大家对乙肝歧视的重视,但我最终放不下那么好的老公和漂亮的儿子,连根草都会努力求生,我不能亵渎这么美好的生命。一定要坚强地活下去,并且要将乙肝对我的影响降到最低。

  所以我想到了来这里讲述,中国有许多乙肝病毒长期携带者,有许多因此难以入幼儿园的宝宝,和与我一样揪心的乙肝妈妈,我想通过这篇讲述征询更多的解决办法,让更多的人关注和理解这个特殊的群体。

Tags:幸福,婚姻,爱情,隔离,乙肝歧视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请文明参与讨论,禁止漫骂攻击。 昵称:注册  登录
    [ 查看全部 ]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