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一个小三阳的不幸生活

更新时间:2006年06月15日11:28:29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搜狐健康论坛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一个小三阳的不幸生活

    我是一个乙肝人——我必须面对这个冷冰冰的事实!

  在我五年级的时候,也就是我大约10岁的时候,学校进行了一次乙肝的专门的体检,结果我班总在一起的三个人都是乙肝病毒携带者,其中一个就是我!

    乙肝与我和平共处的日子

  从我发现有乙肝,到我大学发病以前,乙肝与我和平共处了这段时间,它对我的生活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影响,只有几次小小的兴风作浪。

    一次是我报考大学的时候,让我有一场虚惊。6月份报考前,每个学校都要组织体检,因为并不知道乙肝携带者是可以上大学的,所以我特别的担心。我去偷偷的检查了一下,那个大夫告诉我很严重,更把我吓坏了!(其实,他是个庸医,我只是小三阳,转氨酶正常)虽然很着急,体检的时候还是抽的自己血,结果出来后大家有些风言风语,老师说我太傻,为什么不找人替一下。另一次是在大学开学,也是害怕学校因为这个病把我开除了,不知道怎么办,一直拖着,没去体检。后来我发现我同寝的一个人替他老乡采的血,我就叫寝室的老六去替我采血,大学也就这么蒙混过去了。其实,大可不必的,我那时只是小三阳、肝功正常,按照规定我是可以上学的!

  在初中和高中,除了长得瘦一点,我没有发现我与任何人不同,我知道我有乙肝,但我不认为我是另类,我觉得我和我的同学一样,可以过正常的生活。上大学后,由于有了那次高中最后的体检经历,我体会到一点,可能有乙肝真的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所以,开学的时候,我告诉我们寝室的每一个人我是有乙肝的(那时候对乙型肝炎和乙肝病毒携带并不会区分,同时我们寝室还有两个人也是乙肝病毒携带),可他们并没有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根本没有歧视我们,我有时会提醒他们我是乙肝,他们会说没事的,都有疫苗。我们寝室以外的同学也有很多知道我的病,但他们都没有表现出歧视的意思。所以,大学的时候,我依然和初高中一样过着非常正常的生活。

    乙肝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什么

  大三后半学期,由于考研太累,我发病了。这时,我的乙肝才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影响:我身体上的疾病和我的亲人、同学和朋友给我的关爱。

  这次发病以前,我对乙肝的知识,几乎为零。什么是乙肝携带,什么是乙型肝炎我都分不清楚,至于怎么治疗更不清楚了。在这期间我碰到了很多的庸医,我的病情托了一年之久才真正的接受治疗,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我的治病经历

  2003年6月份,我发现我易累,特别易困,我就到医院去检查了一下,小二阳(一、五项阳性)、转氨酶高,那个庸医说没事,开了一些护肝片。吃了两个月,降下来了。10月又去检查,又高,点滴了一个半月的肝力欣,这次肝功没有降。同时检查出来,脾大、血小板和白细胞偏低。医生竟然怀疑我有血液病,介绍我到大医院做骨穿。到了大医院,正好赶上血液病的专家出诊,一个很老的老头,他说不是血液病,应该还是肝病。我就去了乙肝专科门诊会诊,一个副主任医师诊断早期肝硬化,这才真正意识到我的病复发了,而且很严重。回来后,我转到了一个传染病医院,住院治疗。医生说血小板和白细胞都偏低,不能用干扰素了,医生给我用了天晴复欣和黄芪、丹参什么的,我住了半个月的医院,可能是第一次用抗病毒的药,效果不错,15天各项指标就正常了。由于我是特困生,没有钱我特别着急出院,我就总和大夫说要出院,于是我主治的大夫说出院可以,但天晴复欣你要继续用,口服的也可以,一定要用一个疗程。但是他们科室的主任却说我不用再用(天晴)了,我以为都是科室主任了,医术一定要比我的主治医师好,我就信了她的话,没有继续用天晴。回去后,我就点滴了一些黄芪、丹参保肝的药。还赶上放假,我在家点了一个多月,都是自己对药,自己扎针。过完春节,我为了找工作,回来的较早,去大医院做了一次检查,结果病毒数和转氨酶都升高了。医生建议我住院,我说我没有什么钱,可不可以不住院,开点药。医生建议我吃贺普丁。于是,我一直吃这个药到现在。

   我亲人、同学和朋友的关爱

  回来说我得到来自于我亲人、同学和朋友的关爱。在我患病的时候,我的同学、朋友没有远离我,而是更加的关怀我,成为我的精神支柱。我是特困生,根本没有钱治病,他们便组织捐款,我看病家里只出了2500块,而前前后后要花10000多,我无法想象没有这些捐款我怎样治疗我的病。那时,他们轮流陪着我,还给我带来各种好吃的东西,陪着我玩,有时他们还带着我从医院逃跑,去撮一顿……虽然我有病在身,但没有任何厌烦的意思,我特别的开心。这些,我很感动,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段时光,无论何时何地。

   毕业了,我真正的感受到了乙肝的恶劣

  现在我已经毕业两年了,我吃了两年的贺普丁,保持两年病毒DNA定量检验为0,而小二阳的病情,说是一个说好不好、说坏不坏的状态,我要继续的吃贺普丁,具体的时间我并不知道。

  回顾毕业这两年,痛苦异常,我在工作和生活中才真正的体验到乙肝对于我的恶劣影响。工作和社会的同事,不再像同学和朋友那样关怀我,他们总是用这有色的眼睛来看待我。他们时刻防范我,害怕我身上的病毒跑到他们的身体里。开始的时候,因为以往没有人歧视我,我还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可以自由的交往。但渐渐我发现,他们在躲避我,从来不和我一起吃饭,不用我接触过的东西。我也渐渐开始明白,乙肝人真的不是一般的人,是谁见谁怕的人。现在,不是他们怕我,而是我怕他们,每到中午饭我都特别的惆怅,而且我现在越发讨厌饭局,我最怕和别人一起吃饭。特别是生人,有些时候我干脆就直接告诉他:我是乙肝,我只习惯于自己吃饭。哈哈,觉得可悲!

  毕业后最痛苦的一件事是我们单位在一次体检中知道了我有乙肝(因为我一直在用药,效果很好,血液中没有病毒,并不传染),他们竟然几天没有人理我,当我是空气,整个办公室也阴森森,那次经历简直太可怕了。

    乙肝是可怕的,但是我们需要怕它吗?

  乙肝是可怕的,但也让我有很多的思考,这些思考是正常人无法想到的,这是乙肝给我带来好的一面:

  乙肝让我懂得什么是珍惜、热爱生活。我只要生存,我觉得每一天都是好的,都给我带来了快乐。即使不快乐的事也给我带来了生活的滋味。我应该热爱这些苦与甜的滋味,热爱生活,热爱世界,珍惜身边的每一个同学、每一个朋友、每一个人,珍惜生活的每一天、每一个环节、每一个步骤,是他们带给我们快乐。我总是告诉我自己:活着就是幸福,珍惜每一样美好的东西。

  乙肝让我更多的思考死亡和生存的意义。在我发病的时候,我曾经思考过死亡,问自己我死了会怎样?我想到了我的父母和亲人、想到了我的朋友,我无法想像我死后我的父母和亲人将怎样的生活,我的朋友怎样的看待这个世界。我也想到了“生”,我们为何而“生”?是责任!对自己的责任、对父母的责任、对妻子(丈夫)的责任、对儿女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对朋友的责任、对繁衍的责任……这些责任没有尽到就不应该死!死非常的容易,但怎样瞑目呢?

  乙肝让我更宽容的对待这个世界。虽然我饱受歧视,虽然我面对诸多的不公,虽然面对这些我并不快乐,但依然能够理解他们。谁都不希望自己有病,何况是这种仅次于爱滋病的病。这种心理是应值得赞同,即使给我带来了不便。我是深受乙肝毒害的人,不希望这种病发生在别人的身上,所以,我躲避他们应该比他们躲避我更积极。

  乙肝,她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成为我的特征,我讨厌也罢,喜欢也罢,我将长久的与她共存,她也将继续的破坏我本来正常的生活,不能躲避,只能面对。(本文为搜狐健康独家稿件,有部分删节修改,任何媒体不得转载。)

Tags:小三阳,不幸,生活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