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歧视>> 心情故事>> 内容

妇产科医生:我的孩子出生在传染病院

更新时间:2002年11月02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中国妇女》2002.10上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妇产科医生:我的孩子出生在传染病院

  感觉就像头顶上爆了颗炸弹

  别看我是妇产医院的医生,工作中接触过不少各式各样的患者,又对身体和各个器官了如指掌,我已习惯了看各种各样的人因为病痛折磨而愁眉苦脸,但一下子把我搁在这群人里,让医生盯着我这张脸揣摩,真让我别扭得不知道怎么待着好。

   本来嘛,怀孕是喜事。最初我在本院查出是怀孕了,室里的同事见了我个个都嚷着要请客,说在这座楼里天天昕到婴儿哭,看着女人痛,这几年还没有照看过自己的人,她们说到时候一定给我一级的特护,这样我就能创造出不一般的奇迹,孩子一落地就能满地跑、会拿手术刀……天哪,我说别吓我了,我可不想让他当医生,更不想让他是个女人受怀孕之苦。

   实话说,孕初除了有点恶心真没觉得有什么苦,你看我的同事都不允许我偷着乐,她们说这是我们大家的孩子,我呢,从此就被她们当成国宝大熊猫一样照顾着。

   你如果注意一下我们医院楼门口进出的女人,尤其是孕妇,你就会发现她们当中10个里有一半都面带焦虑,神情紧张,她们带着各种各样的问题来,有的就是来履行正常的检查,但不知为什么也不那么坦然、从容。据说这个人群中患有产前产后忧郁症的占20%~30%。开始我特别不理解她们的那种表情,怎么啦?干吗都这么紧张兮兮的呢!你这张愁苦的脸对孩子会有影响的!

   可是怀孕不出三个月,我就彻彻底底加入了她们的队伍,"忧郁"得要死要活!那天我感觉就像是头顶上爆了一颗炸弹——三个月建档体检时说我是乙肝病毒携带者。

  "不光是表面抗阳,还有其他指标也高。"同事面无表情地通知道。起初我没摘明白,不,不是我搞不明白表面抗阳这些名词,我是医生我怎会不懂,是一下子角色没转换过来,我以为是同事在跟我探讨一个医疗问题。直到她转身走开,我才看清了写着自己名字的化验单。就愣在那里,头脑一片空白!

   这事像是跟我开玩笑,是一个讽刺!我在妇产医院工作,又搞妇产,可我工作的医院不能收带乙肝病毒的孕妇。也就是说,我将来生孩子必须到传染病医院去。这不是最难堪的事吗?

   黑色忧郁的月份

  有些时候控制自己真的很难的。我那阵子可能是失控了,我指的是情绪,一下子掉进了没头没脑的沮丧里,长这么大都没有郁闷过,还没法跟人交流,只能说给丈夫,可这消息一下子也把他炸蒙了,他只会没完没了地问我:这病毒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他不是医生,心里没底发慌,问得我越发心烦得要命。我又没得肝炎,我只是带菌者,你慌什么!我跟他叫嚷。可其实我心里也没底,虽然我是医生,但我没处理过带乙肝病毒孕妇的生产。

   稍稍理智后,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孩子还要不要?也就是说对我这种带菌者来说,不是第一个的取舍而是终身放弃的问题。一想到因为病毒而不能要孩子,我的心就往下沉,可同时我又是个完美主义者,我绝不能允许病毒伤害到孩子,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伤害!

   我的整个身心好像都被投人病菌的世界里,3-4月这个黑色忧郁的月份,我连身体显形的变化都没有注意到。我到处查资料,到传染病医院咨询,时间就是生命,我要用我的判断尽早做出取舍。月底我捧着一份自己研究的报告递给丈夫:病菌携带者是有可能胎内传播的,是垂直传播,不见得一定经过胎盘,可经过绒毛。生产时有可能哪破了,就传染。另外,胎盘绒毛有损坏,也容易感染。但现在看,各种营养摄入情况正常,绒毛长得也都较好,这种机会越来越少……

   我俩一夜无语,被病魔折磨着,我已经准备缴械投降,我再也受不了这份沉重的担忧。早晨,当我被肚里小生命的捶打惊醒时,却奇怪自己怎么会忽然心情豁然。天哪!他捶得多厉害呀!就好像在外面敲门:妈妈,快开门呀!抑或是在哀求我?我怎么可以把他拒之门外呢?我的心就这么定下来,依然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但我不再那么忧郁了,我想忧郁会伤到孩子。我平静了,却发现我工作的科室乱了。那天一上班就发现许多人都不在岗。我问怎么了?答话的都支支吾吾,终于一同事不管不顾大声冲我嚷起来:还不是因为你,害得我们都得查体去!我当时真的是特委屈,就觉得是被人从背后冷不防踢了一脚,冲进办公室关上门就嚎哭起来。这怎么能怪我呢?怎么能?我想不开了,钻进牛角尖了,哭得恶狠狠的,想怎么一个个都跟我作对,我平时不是被你们宠着、护着,怎么翻脸就成恶人了。我又没得艾滋病,就是得了也不该这样对我呀!

   有一个星期我没上班露面,心凉透了,想调工作,一想就特别激动。是我丈夫劝通了我,他这人特仁厚,说我自私不为别人着想,说单位查体是剌激你了,可不也是为更多的母亲着想吗,如果真的被你弄得“携带”上了,那就得有个防范。他还说你自己是个医生,如果连这个你都不能面对,那你就别做医生了。

   我承认同事的那种态度在感情上真的伤害了我,至今想起来还很难受。可我丈夫的理智帮我度过了那阵剌激。我上班时还是挺尴尬的,但我理解同事的想法,我试着去关心她们,我说你们去查了没有?结果怎么样?我还建议她们去打疫苗……

   终于登上喜玛拉雅山

  我为什么选择要自己生?这是决定要这孩子就下了决心的,生时也大龄了,可在传染病医院里,我不放心,那刀子万一没有消毒好,本来就有乙肝再传染个艾滋病……我是神经太过敏了,开始我还控制体重,怕不好生。可那里的医生说,千万别控制,因为有病毒携带,容易生低体重儿,这样我才使劲吃。

   其实传染病医院的医生服务特别好,他们对像我这样的孕妇照顾得比一般医院周到。可凡到这儿来生、来查体的就没有几个有笑脸的,心理压力都特别大,我们毕竟和人家不一样。我是医生,也许是心里有点底,能调解,但大部分的母亲都很忧郁、焦躁。

   其实对我,如果开始不知道自己是带菌者,还把生男生女看得很重,后来,孩子健康不健康就占满了我的脑子。所以生时痛苦呀,顺利不顺利呀,我现在说起来都有些淡忘了,印象最深的是自己想方设法顽固地坚持要打上一针“高效免疫球蛋白”,这是一种保护性蛋白,是血液制品,当时已经普遍不使用了,怕不安全,可我听说能把病毒中和,可以保护胎儿,就又走后门又求医生,说如果你们冰箱里还有一支,就给我打上吧,好像只有打上心里才踏实。

   我真的记不清漫长的产程痛苦了。只记得孩子一出生,听到她的哭声,我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我急巴巴地命令接产的医生:赶紧查脐血!接产的医生眼我开玩笑:要不然你来查吧!我当时都没笑出来,耐着10多个小时产程后的疲劳,一分钟一分钟硬撑着,心里紧张得要命。终于医生通知我:孩子正常!

   天哪!我终于登上喜玛拉雅山,我可以欢呼了,我的心被彻底解放啦!

  编辑附言:

  这至今仍是一个被忽视的人群——乙肝病毒带菌孕妇。社会、家庭尤真是带菌者本人,常处于无知无觉中。什么时候被感染?是怎么被感染的?往往是在怀孕时才知道这个事实。据乔英大夫说,我国是肝炎高发区,每四个人就有一位是乙肝病毒的携带者(称为健康带菌者)(小山注:此处有误,应当是每十个人中有一个),而携带者本人在怀孕后是需要必须的防预措施的(比如到传染病医院去生产等),但大多数孕妇缺乏心理知识准备,沮丧忧郁使100%的产妇患产前产后忧郁症,另外,来自周围人群的惊慌甚至歧视更加重了忧郁症的程度。

   而这个人群继续被忽视的现象,在一些不发达的中小城镇仍然存在,因为医疗条件的制约,带菌产妇无法被隔离,产后母婴隔离也被忽略。这是一个特别要引起社会及个人重视的问题。

   所以,在准备怀孕做母亲之前,做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对妇女是必不可少的,因为了解自己才能够有足够信心把握环境;从另一方面讲,带菌孕妇处于身心敏感期,更需要亲朋、同事的尊重体贴,尤真是如果医院的医护人员表现出不尊重,甚至歧视态度,对产妇无疑是雪上加霜。

Tags:怀孕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