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乙肝防治>> 乙肝治疗>> 内容

九代清源:借“诺贝尔奖”布惊天骗局

更新时间:2004年03月11日16:33:11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南方网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九代清源:借“诺贝尔奖”布惊天骗局


 
   
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对本报指称,“九代清源”的炮制者“正在对中国人民撒谎”


  “诺贝尔医学奖得主Peter公布肝病治疗的重大发现:人类可以自愈肝病!


  这是自称“可以让肝病转阴”的保健食品“九代清源”今年2月份在广州某著名媒体上刊登的一则广告。

  该广告声称,从1976年起,澳大利亚科学家Peter就开始对肝病进行研究,研究结果发现,肝病是一种典型的免疫诱导素Gwe缺乏症,他也因此摘得1996年诺贝尔医学奖。

  广告中还称:从1989年开始,北京九代医药研究所所长李求是教授带领科研组,“历经十年,从上千种草本植物中筛选、萃取”,开发研制出免疫诱导素Gwe;经全国百万名肝病患者使用证明,Gwe对肝炎、肝硬化、癌腹水有“独特效果”。

  2月25日下午,记者按照“九代清源”的广告说明,来到其设在广州的专家咨询处——广州康复指导中心。

  该中心一位自称刘医生的“专家”向记者介绍说,李求是博士曾经是北京某大医院的免疫室研究员,退休后,自己成立了北京九代医药研究所。“九代清源”是李求是在中科协等机构资助下完成的科研成果。

  刘医生还向记者提供了一份“九代清源”的说明资料。

  资料中称,1996年诺贝尔奖得主彼得·杜赫提博士(Peter C. Doherty)在世界权威学术杂志《科学》上撰文指出:肝病的原因是缺乏免疫诱导素,因此治愈肝脏疾病的关键是补充免疫诱导素。

  资料中最让人动心的部分是:“正如1923年诺贝尔奖得主弗莱明发现青霉素一样,Peter C. Doherty对免疫诱导素的发现,是人类战胜又一顽症的重要里程碑,它使医学界预言人类21世纪彻底消灭乙肝成为可能。”

  此外,该资料还引用了北京某大医院所做的“九代清源”与干扰素“对比”治疗乙肝的“临床研究报告”,称“九代清源”在“机理、抗原阴转率、费用、治疗周期”等主要指标上全面超过干扰素,其中“九代清源”在e抗原阴转率、表面抗原阴转率上分别达到“50%-70%”和“35%-45%”。

  诺贝尔奖得主、权威学术杂志、顶级科研机构研究报告,无论哪个都是块“金字招牌”,何况合而为一?

  然而,记者深入调查后却发现,在所有这些光环的后面,是一个弥天大谎!

  诺贝尔奖得主要打假

  3月2日,本报记者联系到了上述广告中所提及的澳大利亚科学家、1996年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获得者之一彼得·杜赫提(Peter C. Doherty)博士,向其提供了“九代清源”的广告内容及相关资料。

  现就职于美国田纳西州曼非斯圣犹大儿童研究医院的彼得·杜赫提博士对此感到十分震惊和不解,他表示“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说这样的流言”。

  对于广告中所言“发现肝病是一种缺乏Gwe的病症而在1996年荣获诺贝尔医学奖”以及在《科学》杂志撰文一事,杜赫提博士认为“这完全是无稽之谈,非常荒诞”。他说:“我从未对肝炎做过研究,也从来没有在《科学》杂志上或以其他任何形式发表过有关肝炎的研究论文。”

  杜赫提博士告诉记者,他没有做过有关肝炎的实验和研究。他于1996年获得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是因为研究发现“细胞免疫保护”的特征,而不是“肝炎是缺乏免疫诱导素Gwe”。

  “我完全不知道Gwe为何物。”杜赫提博士说,“关于Gwe的说法,听起来像是在胡言乱语。”

  杜赫提博士称,对于北京九代医药研究所的商业行为及其“九代清源”产品,他一无所知。“我从不认识这些人,也和他们没有任何联系。”他说,“我认为他们正在对中国人民撒谎。”

  而与彼得·杜赫提博士分享1996年诺贝尔生理与医学奖的瑞士科学家辛克纳吉教授(Rolf M. Zinkernagel),在获悉上述情况后也感到莫名奇妙:“我不能理解,这个广告和产品是在什么情景下利用或错误使用了我们的诺贝尔奖研究成果。”

  辛克纳吉教授对本报记者解释说,他们获奖的成果,是研究淋巴细胞中的T细胞如何辨认被微生物(如病毒)感染的细胞并对其加以清除消灭。“我们发现了这个强大移植系统的角色和作用。”

  杜赫提博士认为,北京九代医药研究所肆意虚构、歪曲诺贝尔奖研究成果,并恶意冒用他的身份,已经对其名誉权等权利构成了侵害。他表示保留进一步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我已将此事通报给我所任职机构的相关法律人士,他们正积极研究中国有关法律,准备采取行动。”

  从“酱油”到“肝药”

  3月5日,记者从上述北京某大医院人事处获悉,“九代清源”(Gwe)的研发者李求是,于1986年进入该院基础研究所免疫室工作,1995年退休离开,现在与该院没有业务和科研上的关系。

  据了解,李求是是在1989年获得中国科协振华基金的资助后,开始“从植物中寻找免疫活性物质”的研究的,后完成了所谓“新型免疫调节剂Gwe”的“非职务发明”。

  1995年,李求是离开北京某大医院后,成立了民营企业“北京九代医药研究所”,并任所长和法定代表人,继续从事“本草九代”(九代清源的原称)Gwe的研发和销售。

  3月5日下午,迟迟不肯露面的李求是终于勉强同意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

  说起“九代清源”的来历,真是让人大吃一惊:“1995年时,药品、保健食品管理比较乱,‘本草九代’Gwe最早是以‘酱油’的名义申请批号销售的。”李求是告诉记者。

  1999年,因为有关部门对药品的管理规范了,李求是才将“Gwe”变回原形,正式向卫生部门申请了保健食品号。“申请保健食品比药品来得快,而且省钱。”他说。

  对于“九代清源”的功效,虽然李求是始终强调它“抗炎护肝”,但记者发现,卫生部门对其批准的功能只有“免疫调节”。

  北京某大医院科研处的国先生向记者证实,该院根本未作过“九代清源”与干扰素治疗乙肝对比的“临床研究报告”,因此“九代清源治疗乙肝效率高”的官方报告结论纯属“子虚乌有”。

  但李求是对此辩称,虽然该院没有正式报告,“但我本人确实做过这样的比较研究,Gwe对肝炎确实比干扰素疗效高。”

  而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副院长、广东省病毒性肝炎临床与实验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李刚教授并不认同李求是的结论。他认为,“九代清源”宣称其治疗乙肝效果比干扰素好,用其治疗后e抗原阴转率和表面抗原阴转率分别能达到50%-70%和35%-45%,“这绝不可能!”因为目前国际公认的e抗原阴转率是30%-40%,表面抗原阴转率不会超过5%。

  Gwe是什么?

  “九代清源”的成分究竟是什么?这也是两位诺贝尔奖得主以及许多人急切想知道的。

  记者在“九代清源”的包装盒上看到了这样的标示:“主要成分:陈皮、枸杞、桑椹、Gwe”,其中核心成分是Gwe。

  这个Gwe,到底是什么玩意?

  “九代清源”广州地区代理商——广州市东山区攻坚保健品经营部经理刘威解释说,Gwe是一种肝脏亲合活性物质,它的具体成分是保密的。

  记者在广州康复指导中心采访时,“专家”刘医生提供的一份“九代清源”资料中称,“荷兰学者对Gwe的解释是‘东方神液’、‘长城之液’,英文名为Great Wall Exteract(原文如此。疑为“Great Wall Extract”——记者注)。

  但记者在“九代清源”包装盒上看到的一句广告语中对Gwe的解释却是:Goodwill Wafoting to liver Extract——肝脏伴侣。

  令人感到诧异的是,作为Gwe研发者的李求是本人,对此也不能给出明确的解释。“Gwe其实没有什么具体意思,是我随便起的一个学术代号。”他说,“如果非要定义的话,它就是从植物中提取的一类活性物质,一种免疫诱导素。”

  3月4日,记者从广州市工商局广告管理处获悉,早在去年9月份“九代清源”开始进入广州市场时,工商部门就针对其做虚假广告的事进行过一次查处。

  但李求是却并没有将此当一回事。他对记者坦言:“‘九代清源’如果不在宣传上做点‘变通’,一瓶也卖不出去。”
 
 

Tags:九代清源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