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移植>> 内容

央视《共同关注》:捐肝

更新时间:2005年05月08日00:00:00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央视《共同关注》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央视《共同关注》:捐肝


http://www.sina.com.cn 2005年03月31日20:04 央视《共同关注》: 
 央视《共同关注》:捐肝(组图)

张国文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新闻图片


央视《共同关注》:捐肝(组图)

廖红霞


央视《共同关注》:捐肝(组图)

罗玮


央视《共同关注》:捐肝(组图)

罗玮

  3月30日央视《共同关注》栏目播出“捐 肝”,以下是节目实录:

  我们经常用“心肝宝贝”这样的说法,来形容自己非常喜爱的人和物,也就是说心哪、肝呀对我们来说就是宝贝。如果一个人要把自己好端端的肝切掉一块,送给别人,那可是一件非同小可的事情。最近,在四川成都的华西医院里,一个62岁的老人就决定要把自己的肝脏切掉一半给自己的儿媳妇。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老人叫张国文,是四川省蒲江县的农民,今年已经62岁,他的身体一直很好。医生给他做检查并不是因为他得了什么病,而是他要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生命垂危的大儿媳妇廖红霞。

  廖红霞(四川省蒲江县农民、肝硬化终末期患者):

  他这么大岁数给我献肝,确实我心里头也过意不去,他已经62岁了,万一以后他有副作用,或者说以后病病歪歪的……,所以说我们以后要给他出钱看医生,或者多孝敬他点,对他好点,病痛毕竟在他的身上。我都想出院,想回家,我今年还不到34。

  廖红霞1990年嫁给了张国文的大儿子张元林,结婚以后一家人相处得非常融洽。2005年春节刚过,廖红霞突然开始大量吐血。这已经是廖红霞第四次吐血了,经过检查,医生确诊廖红霞患上了肝硬化,而且已经发展到了晚期,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严录南(廖红霞的主任医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主任):现在就在做保守治疗,由于有了第一次大出血,她在一年之内很快会发生第二次大出血,大出血的时候可能就很难控制,如果在最近哪一天,假如大出血了以后,可能就抢救不过来,就会死亡,如果不大出血,肝脏功能很快就慢慢衰竭,所以她应该尽快做肝脏移植就比较安全了。

  廖红霞的主任医师、严录南教授是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主任,长期从事肝病的治疗和研究,他认为廖红霞的病已经不可能通过药物治疗了,进行肝脏移植治疗是唯一的希望。可是,进行肝移植手术至少需要十多万元的费用,对于廖红霞一家来说这是天文数字。这几年廖红霞一家人为了治好廖红霞病,已经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廖红霞为了不拖累家里人选择过自杀。

  廖红霞:父母也开心不起来,我丈夫张元林、我女儿思想都非常沉重,我看到他们有时候想着想着,就要哭起来,我又不好说,(怕)影响他们情绪,我一个人死就早点死,不要再拖累他们了。

  廖红霞自杀的事情幸好被丈夫张元林及时发现,张元林和廖红霞夫妻间的感情十分好。为了给廖红霞筹措肝移植的手术费用,张元林想尽了办法,甚至想到把自己的肾移植为需要的人,为廖红霞换取肝移植的机会,但是手术的费用还是毫无着落。就在廖红霞一家人几乎绝望的时候,华西医院肝移植中心了解到了廖红霞的困难,决定启动肝移植中心的一个免费活体肝移植名额,免费为廖红霞进行肝移植手术。只需找一个愿意为廖红霞提供健康的肝脏人,这一消息让廖红霞一家喜出望外,张元林当场就提出用自己的肝脏去挽救廖红霞的生命,但是事情并不像张元林想的那么简单。

  张元林:尽快把血型查出来,通过医生帮忙把血型查出来,是A型。

  肝移植手术要求提供健康肝脏和接受肝脏移植的人血型必须相同,廖红霞是O型血,张元林的血型却是A型,无法进行手术。而廖红霞父母双亡,她唯一的弟弟血型也不是O型,娘家已经没有可以为她提供肝脏的人了。这时,廖红霞的婆家人纷纷表示为了挽救廖红霞的生命,愿意为廖红霞提供自己的肝脏。

  3月8日,大家集中到医院来检验血型,结果却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

  张元林:他们都查血型去了,只有我们的父亲是O型,我母亲是AB型。

  经过化验,一家人中只有廖红霞的公公张国文的血型和廖红霞相匹配。这一结果让一家人陷入了痛苦的抉择当中,廖红霞知道这个结果以后更是顾虑重重。

  廖红霞:其实都是有求生的欲望,但是他是我父亲,其实我也不愿意他的肝给我,因为他岁数太大了,60多岁,我心里其实过意不去。

  张元林:我父亲、母亲都是亲人,手心手背都是肉,我也不愿意任何一方受到伤害。

  廖红霞的公公今年62岁了,身体一直不错。他并不懂得肝移植是一个什么样的手术,但是他却希望自己能挽救廖红霞的生命。

  家人:今年多大岁数了,现在查出来,全家只有你一个人的血型是O型,跟你这个儿媳妇相匹配,你现在心里咋想?

  张国文(廖红霞的公公):62。什么想法,输一点儿血给她嘛。

  家人:不是要你输血,是要你肝移植,把你的肝割一小块给你儿媳妇儿,你愿不愿?

  张国文(廖红霞的公公):可以嘛。可以割,我就愿意割给她,割就割,医院的认为可以割就割。

  家人:你自己不担心吗

  张国文(廖红霞的公公):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在老人的眼里,廖红霞是一个勤劳、孝顺的好儿媳妇。1995年,张元林在外打工的时候,因为向老板讨要工资时行为过激,触犯了国家法律,被劳改5年。在这5年里,廖红霞并没有抛弃这个家,她一边抚养3岁女儿,一边照顾公公、婆婆,独自支撑着一家人的生活。在丈夫劳改的这几年里,廖红霞把家里的事情处理的井井有条,这一切廖红霞的公公都记在心里。

  廖红霞原本是不想接受公公给自己捐肝的,她担心公公的年龄太大会出意外,但是在家里人的劝说下,廖红霞想到自己的孩子,想到亲人之间的这份情谊,也表示愿意接受公公给自己捐肝。手术的费用解决了,肝的来源也有了着落,只等着手术,廖红霞的命就可以保住了。可是,当张元林和父亲赶回蒲江县老家,把这个消息告诉家人的时候,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情况。

  家人:现在寥红霞在医院里面,医生说必须要肝移植手术才好得了,没有第二个途径,现在需要父亲的肝切一部分,(移植)在寥红霞的身上。

  寥红霞的婆婆:反正我坚决不同意,我是不同意的,就是我的肝割给她,我都同意,我不愿意没有老伴,因为老伴太苦了,他自小就苦,60多岁,他吃没没穿过,现在我们本地方全部60多岁的人都没有他这么苦的。

  张元林理解母亲的心情,可是想到在医院里等待治疗的妻子,张元林的心里又难过了起来。

  张元林:放弃了,生活上给她好一点,让她吃好一点,休息好一点,带她到哪里去耍一下,让她剩下的时间过得快乐一点儿。

  张元林和廖红霞有一个12岁的女儿,自从廖红霞住院,他已经一个多月没有见到孩子了,中午张元林特地赶到学校去接女儿回家。

  张元林把女儿接回家时,一家人还在商量手术的问题,张元林的母亲态度依然很坚决,不同意这个手术。一想到这可能是廖红霞活下去的唯一机会,张元林的内心十分矛盾。

  最后,父亲还是和张元林回到华西医院,此时,已是下午6点了,廖红霞一直在住院大楼的底下等着他们。为了不影响妻子的病情,张元林没有告诉她家里发生的事情。

  廖红霞:我就在这儿等你们,医生催了三次,他说五点半过后就不能做了,今天就做不了,要等明天。我想到父亲会来,因为是我的父亲,他的心等于是一心为了我好。

  第二天一早,廖红霞的公公张国文在医院的安排下,开始做肝移植手术前的各项检查了。

  廖红霞的公公手术前的体检进行的很顺利,可是就在医院准备实施手术的时候,廖红霞的婆婆蒲淑元赶到了医院,把老伴接走了。张元林情绪激动,甚至说出了要断绝关系的气话。公公走后,廖红霞虽然知道自己可能已经失去了治疗的机会,但是她并不埋怨婆婆。

  廖红霞:我们这一家人还是挺好的,等于说父亲还是挺关心的,虽然母亲不同意父做这个手术,她也非常痛苦,也非常矛盾,一边是我们父亲,一边是媳妇儿,她两头都舍不得。

  在廖红霞住院期间,成都的媒体和市民一直关注着这一家人。时常有一些热心人来看望她,就在廖红霞感到获救无望,准备回家的时候,一个女孩突然来到了她的病房里。

  廖红霞:非常吃惊,这么好的女孩儿,捐肝给我,我高兴,等于说心里这种矛盾的心理,一下子就表露出来。她那么年轻,才19岁多。

  这个19岁的女孩叫罗玮,一年前她从老家四川广元市到成都打工。从报纸上知道廖红霞的情况以后,她非常想帮助廖红霞。

  罗玮:她还有个女儿嘛,如果我把她救活了,她可以以后把她女儿培养成才,他们说,可以让我以后供她女儿,但是母爱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

  对于罗玮的决定,起初大家并不相信。2005年3月14日,罗玮却出人意料的和廖红霞夫妇签定了无偿捐献活体肝脏的协议,并且决定随时都可以做手术。事情见报以后,罗玮的父母以后连夜从老家赶到了成都,罗玮在做这个决定之前告诉过父母,但是罗玮的父母并没有想到女儿真的会这么做。

  罗玮的父亲:你说做出这个决定你是为啥,你是嫌家里面贫,或者还是说哪里苛刻了你,她说不是,她说,我是救人家,人家家里那么穷,我说你光想到人家,你想到你个人没有。

  罗玮的父母担心手术会影响女儿的健康,他们希望罗玮能够放弃这个念头,但是罗玮却极力劝说父母同意自己的做法,能够理解自己。从3月25日开始,罗玮始终守侯在廖红霞的身边,等待父母同意她捐肝给廖红霞,尽快进行手术。

  罗玮:我父亲是说是不是家里不富裕,给我的压力,让我产生了这种想法,想(通过)捐肝来改变我现在的生活,我说我根本没想过靠捐肝,来改变我的生活,如果我想改变我的生活,我就不会来捐肝,因为捐肝是救人,又不是改变生活,他们对你的想法不太理解,就是不太理解,大部分都以为我是有所图的。

  由于罗玮的父母始终不同意罗玮的做法,罗玮和父母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了。看到这种情况廖红霞又动起了回家的念头,并且表示不愿意接受罗玮给她捐肝。

  廖红霞:不管做不做手术,我已经感到很满足了,有这么多的人来关心我。我不想伤害罗玮一家。她们心意我领了,真的,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我还是挺开心的,挺知足。

  罗玮:我也知道,如果我不捐肝给她,她也不会怪我,但是我还是想捐给她,我就想如果她不要,我还是要捐给她,我这样想的,因为毕竟说每个人都不是想死的,最后会有这么多人关心她,她死的时候心里会舒服一点。但是如果一个人可以活的话,为什么不帮她呢?

  罗玮的父母会不会同意罗玮的做法,廖红霞会不会摆脱死神的纠缠,请继续关注《共同关注》捐肝下期节目。

Tags:捐肝,CCTV,罗玮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