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肝硬化及其它>> 肝癌治疗>> 内容

一根救命绳拉回肝癌晚期的余大妈

更新时间:2014年09月26日10:06:19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钱江晚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一根救命绳拉回肝癌晚期的余大妈


  本报通讯员 王家铃 周素琴 本报首席记者 李阳阳

  “真的不敢相信,我还能活下来!”昨天,61岁的余大妈说。

  半年前,余大妈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原因是她患上了肝癌,除了换肝别无选择,可成千上万的患者都在排队等待肝源,余大妈的生存希望接近于零。

  然而,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根绳子,改写了她的命运。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教授在她体内放了一根“绳子”,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从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了解到,救回余大妈的方法,在国内应该是首次尝试。

  这个手术名称叫完全腹腔镜下绕肝带法二步肝切除术,发明者正是蔡秀军教授。

  一根“救命绳”

  拉回肝癌晚期的余大妈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在门诊大楼见到了来医院复查的余大妈,老人正在门诊大厅自如行走。

  “我妈真的是幸运。”一旁余大妈的儿子连连感叹。

  余大妈是丽水人,年纪很轻的时候就得了乙肝,也治疗过。“有30多年了,也没什么反应,也就没当回事。”

  随着年龄的增加,余大妈的乙肝发生了变化。今年年初,余大妈检查出肝脏有肿块,子女们带她赶到杭州求医。最后,在邵逸夫医院,余大妈被确诊为左肝肝癌,肝硬化。“当时医生说已经是晚期,而且也找不到肝源,我们都觉得无法接受,母亲还没好好享福,怎么能就……”

  就在这个时候,蔡秀军教授来了。

  “当时蔡院长说有一个手术或许可以救我妈一命,大概意思是先把一根绳子放到肝上,把肝脏养大后,然后再通过手术把癌细胞给切掉。”余大妈儿子坦言,作为子女,哪怕有一线希望也想尝试。

  今年5月14日,余大妈被推进了手术室。

  结果让全家人很意外,手术第二天,余大妈就可以自己下地了。

  昨天,钱江晚报记者也注意到,在余大妈的腹部,并没有留下很长的刀疤,而是5个指甲大小的创口。“手术采用腹腔镜的方法,就像在肚子上打4个小洞,把救命的绳子放进去,前后一共两次手术,后来癌细胞切完后,绳子也拿出来了,这样创伤就很小。”蔡秀军教授解释说。

  把肿瘤“捆”起来

  小发明解决大难题

  病是好了,但是包括余大妈本人在内,很多人也对那根救命绳充满了好奇。昨天,钱江晚报记者就此请教了蔡秀军教授。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目前,临床根治肝癌的办法有两个,一是传统的切肝手术,把有癌细胞的部分切掉,留下健康的部分;二是进行肝移植手术,直接用一个健康的肝脏替换。

  然而,因为肝源和匹配的问题,肝移植手术往往需要中大奖的运气,绝大多数患者等不到肝源,所以相当一部分患者确诊后,只能等待生命的倒计时。

  相比较,肝脏切除手术使用的频率更高,但是它有一个前提条件,切除后剩余肝脏体积需超过40%。“人体离不开肝脏,即使切除了一部分,另一部分还是需要工作,这个时候如果剩余的部分体积过小,就无法维持身体的需要,肝功能需求无法满足,最后患者就会出现肝功能衰竭,甚至死亡。”蔡秀军说。

  在2007年,学界突破了这个前提条件。德国人发明了一个“联合肝脏离断和门静脉结扎的二步肝切除术”,简称ALpPS切除术,具体的办法是,先把肝脏劈开,分左右两瓣,对癌细胞集中的一侧肝脏,结扎部分血管,限制其血液供应,逼迫它因为低血流量而萎缩,同时另一侧健康的肝脏会因为身体需要而长大,大约10天左右,健康的肝脏就可以单独承担人体需要,再进行第二次手术,将萎缩的那一部分切除掉。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ALPPS切除术也不例外,德国临床失败率较高,最大的风险是手术并发症——“胆漏”,即胆汁流入腹腔引发感染,其发生率达24%。“除此之外,连续的开腹手术,对患者的体质要求很高。”蔡秀军说。

  经过连续的攻关尝试,今年年初,蔡秀军终于利用一根绳子解开了这个结。“胆漏的原因是肝脏被切成两半,那我现在不切,而是用这根绳子从中间扎紧,压迫血管,阻断左右肝脏的血流交通,其它的都一样,等到健康的肝脏部分长大后,再切除另一侧的问题肝脏。”


  与此同时,蔡秀军还充分利用邵逸夫医院成熟的腹腔镜技术,手术只是微创,减小了病人的痛苦,所以余大妈术后第二天就可以下床。

  是不是每个患者都适合做

  “仍需大量的临床实践”

  昨天,蔡秀军教授总结了这项新技术的优势,“解决胆漏,防感染,腹腔镜,小创伤,省费用,手术费用只有移植手术的30%左右。”

  那么是不是每个患者都适合做这个手术?

  钱江晚报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包括余大妈在内,蔡秀军教授已经利用这个创新的手术,为两位肝硬化肝癌晚期患者成功切除了肿瘤,“另一位是男性患者,右肝癌,术后的效果也不错。”

  前两例的手术都已成功,但蔡秀军强调,接下来还需要跟踪观察。能不能做这个手术,要看患者的情况综合评判。“这个手术操作难度大,必须具备精准技术,尤其是要确保手术患者的术后安全和不感染。仍然需要大量的临床实践,对一些关键要素,要有科学的数据支撑。”

浙江邵逸夫医院一根绳子破解肝癌患者“死刑”绝境

  中新网杭州9月26日电 (见习记者 张骏)罹患肝癌多年并伴有严重肝硬化的余大妈,望着无限期等待肝移植所需的肝源,仿若陷入“死刑”绝境。而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教授首创以一根“绳子”破解了余大妈苦等肝源的无助。

  这台国际首例完全腹腔镜下绕肝带法二步肝切除术,不仅延续了余大妈的生命,而且让西方医学界对硬化肝脏不会增生的共识得到了新的诠释。26日,蔡秀军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台手术给肝癌肝硬化患者提供了一个新的治疗方法,更安全,创伤轻。

  据了解,中国已成为世界上为乙肝、肝硬化和肝癌付出最多社会成本的国家。公开数据显示,全球3.5亿乙肝病毒携带者中有近1亿中国人,全球每年大约70万病毒性肝炎相关死亡人群中中国占近半。

  蔡秀军告诉记者,相较于西方国家,国人原发性肝癌多,肝硬化病患多。传统二步肝切除术治疗方法进行左右肝实质的离断,这种方法肝断面胆漏的并发率极高。

  蔡秀军解释,肝脏的切面好比一个剖开的西瓜,表面有一些细小的胆管。如果电凝不彻底,容易引起胆漏,如同西瓜切面的渗液,胆漏会引起腹膜炎、腹腔感染等后遗症,甚至导致死亡。“在德国Regensburg医院,该手术胆漏的发生率就高达24%。”

  并且,有些病患的肿瘤长在肝脏中间,或长了多个肿瘤。肝脏切除量过大,即使手术成功,也极易造成肝衰竭。

  医学上如果预计手术后剩余的肝脏体积小于40%,则被认为是肝切除术的禁忌。对于这些患者,只能放弃手术或耐心地等待肝移植,由于供体肝源的紧缺,大部分病人都无法等到肝移植。

  蔡秀军开始思索,由西方传入的传统二步肝切除术是否存在改良的空间,国人都要跟在国外脚后跟走吗?蔡秀军带领他的外科团队,进行了全面分析,决定采用改良腹腔镜二步法肝切除术实施肝脏肿瘤切除。

  蔡秀军向记者解释,在第一步手术时,使用一根细细的带钢丝的套带对左右肝实质进行捆绑,阻断了左右肝脏之间的交通血流,同时也防止了胆漏的发生。

  不过,捆绑并没有阻断癌变部分肝脏的所有供血,仅是减少供血,维持其一定的肝功能。由此,保留侧肝脏的供血顺畅,养分也获得了更多,体积增大速度快。

  以余大妈为例,第一步手术后10天,检查发现余大妈的肝脏剩余体积增加了94.8%,占标准肝脏体积的74.6%,说明可以安全实施二步肝切除术,而采用传统手术等待肝脏增大需要两三个月。这一发现也让蔡秀军感到惊喜,“西方医学界共识,硬化肝脏不会增生,而事实上,增生确实发生了。”

  蔡秀军再次为余大妈进行了二期手术,在腹腔镜下切除了左半肝,肿瘤完整地被切除。此外,不同于开腹,蔡秀军采用了腹腔镜技术,手术创伤小,减少了对机体免疫系统的打击及机体自身的抗肿瘤能力的影响。

  术后第一天,余大妈就开始下床活动了,没过几天,她就康复出院了。

  另外,从经济角度讲,该手术的费用是常规肝移植手术费用的30%,也大大减轻了病患家庭的经济负担。

  在蔡秀军看来,这些成果只是一种外科新技术的开端,他将带领他的外科团队进一步进行肝脏外科手术技术及围手术期肝硬化肝细胞再生的探索研究。

  “医生也是艺术家,但不同于艺术家独自领会,医生加上科学,将医学艺术进行推广,能造福更多患者。”蔡秀军如是说。(完)

Tags:救命绳,切除,肝癌晚期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