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bver.com/- 战胜乙肝网

电影投资 和田玉手镯 会员登录 会员登录 会员注册 会员注册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战胜乙肝网>> 文章中心>> 医疗进展>> 业界市场>> 内容

日达仙厂商赛生药业涉贿遭美国司法部调查

更新时间:2010年09月01日09:31:02    作者:战胜乙肝网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
点击次数:
手机版地址:日达仙厂商赛生药业涉贿遭美国司法部调查

赛生药业涉贿遭美国司法部调查 在华低调掘金  

  一家在中国名不见经传的纳斯达克上市药企,成为了美国反腐败调查重点。

  8月29日本报记者获悉,美国赛生药业公司(Sciclone)成为美国司法部和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重点调查的制药企业。上述两部门曾在8月初向包括默沙东、辉瑞等制药企业在内的美国上市公司发函要求调取其内部资料,以调查这些企业是否违反《反海外腐败法》(FCpA)。司法部并未透露调查所指向海外市场。

  不过赛生(NADQ:SCLN)问题非常明确。美国证交会要求赛生提供的材料包括:“与中国国有机构、部分官员相关的交易细节,在中国销售活动的文件,以及与特定公司的财务往来数据。”

  另外,前美国量刑委员会委员、联邦法官乔-肯达尔正组织律师收集赛生管理层不当行为证据,保护广大赛生股东利益。因为不到一月,赛生股价就因接受调查而下跌近30%。

  赛生药业在中国北京、上海、广州分别设立了两个分公司和一个办事处。8月30日,三个分支机构人员均表示:“中国业务一切正常,没有接到任何调查通知。”

  低调掘金能手

  赛生并不知名,甚至很多专业人士都未曾听说过,其经营业态也与很多外资企业迥然不同。

  美国赛生成立于1992年,长期以来一直只靠一个产品维持经营,即胸腺肽α1,商品名为“日达仙”。这是一个免疫力调节剂,主要用于乙肝治疗。

  美国赛生是一家地道的美国公司,总部设在加州福斯特市,资料表明并无中资背景。

  然而,这样一个公司,其绝大部分业务却在中国。2007至2009年,中国市场占赛生销售额分别为92%、94%、96%。可以说,中国市场业绩决定了赛生生死。

  一家中资企业销售人士介绍:“乙肝患者免疫力低下,日达仙正是提高免疫力的,而中国肝病人数较多,因此它们在国内销售量很大。”由此看来,赛生瞄准中国市场并非全无道理,不过,赛生的算盘并不仅此而已,一旦遇到市场机会,它们从来不放过。

  2003年SARS流行期间,日达仙被广泛用于治疗SARS病患。医生的普遍逻辑是:病人免疫力低才受病毒感染,因此将日达仙作为辅助用药,配合其他治疗药物一起给病人使用。

  但一线很多医生认为,SARS患者产生呼吸窘迫等症状正是因为免疫力过强导致,使用日达仙并无确切依据。一位药学背景的知情人士表示:“那时候对于是否能使用日达仙,没有明确结论。但从我们的跟踪情况来看,使用日达仙和没用过的,差别不大。”

  一支售价超过800元的日达仙为何被大量使用,随着时间流逝,这一往事也埋进了故纸堆里。当时北京有SARS患者治疗费用在20万元左右,绝大部分由医保基金统筹支付。根据病情轻重及其治疗手段不同,治疗费用从数万元到20多万元不等。2003年二季度,赛生销售收入同比激增3倍,达1500万美元。

  近两年,赛生明显加大了在国内推广力度。赛生公司在2009年年报中表示:我们拥有超过175人的医药代表队伍,相信凭借良好的口碑,我们能够和中国超过500家医院的医生和管理者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与之相对应的是,赛生2009年销售收入达7240万美元,增长34%。平均每个肝病患者4500美元的药费是支撑起这一业绩基础。

  空间巨大

  FCPA调查一般经历较长时间。今年3月份曝光的戴姆勒公司全球行贿案,美国司法部是在调查了一年之后才公布结果。时至今日,美国司法部并未透露任何有关调查结果信息。

  不过,赛生行为至少引起了美方警觉。赛生方面还披露今年年底,另两个新药DC Bead和Rapidfilm有望通过国家药监局审批。

  对于赛生的高价药日达仙,国内很多企业颇有微词。作为进口药品,日达仙一直享受单独定价的权利,价格也远高于国内仿制药,每支在850元左右。海南中和制药是国内生产胸腺肽α1最大的企业,公司内部人士表示:“两者疗效并无差别,但我们在海南的备案价才277元。”

  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科研部赵华南告诉记者:“胸腺素α1是胸腺五肽的更新替代产品,后者已经逐渐被淘汰。胸腺素α1技术难度很高,国内企业确实很难仿,但目前海南中和和成都地奥都能生产,哈药也即将获得生产批件了。”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赛生很聪明,一般外资企业为了开拓中国市场,会选择到中国建厂生产。而赛生多年来一直依赖进口,价格上就有十足的控制权。”

  进口药品在海关报关时一般自主报价,国家对其价格规范时会参考其他国家的销售价。“但日达仙绝大部分销往中国,根本没有海外价可以参考,基本上就是它们自己说了算。”

  这种操作比抬高招标价的“芦笋片”更为隐蔽,因为其实际价格根本无法查清。这也就为后期的“市场推广”预留了很大价格空间。

  胸腺肽α1是医保乙类药品,国家规定限重症乙肝患者住院治疗使用。按照同一通用名不考虑商品名的报销原则,进口日达仙与国产药品同样享受报销资格,仅有浙江省规定“进口药品自理20%”。

  赛生在国内有两家主要进口商,上海凌云医药有限公司和国药集团旗下的中国医药(16.60,0.23,1.41%)对外贸易公司。2009年,两家公司进口量分别占赛生销量的66%和27%。

  赛生依托中国公司进口其产品,而市场推广则由其旗下分公司负责。

  上海凌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是赛生的主要进口商,有十几年的合作关系了。日达仙是完全进口的,国内没有生产。我们负责药品在国内的销售,而赛生自己三个分公司主要负责市场推广,因为他们没有相应的药品销售许可。”国药对外贸易公司则表示,无法查询到相关进口信息。

  到本报记者截稿时,美国官方仍未公布调查结果。至于赛生与中国官员和各医院的“交道”,以及辉瑞、葛兰素史克、默沙东等更多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实况,仍须等待美国司法部调查报告出炉。

Tags:药业,日达仙,美国,赛生药业,调查,司法部  
责任编辑:战胜乙肝网

网友评论

(以下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